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後悔藥ch2.

  
 
高中的那三年,除了陌生的第一年外,好像就只有喜歡著楊鑫磊,然後默默地跟著他,陪著他…其他的甚麼他都記得不怎麼清楚了。
 
學測的成績公布了,大家都以為楊鑫磊一定會考上第一志願,以他一直以來的成績表現來看。
可是沒有,楊鑫磊只上了一般的大學,就跟他一樣。
 
在考完大考,畢業的前夕,他們那一群人同時也都18歲了。
一個成年的關卡,總覺得必須要做點什麼紀念才對!就連楊鑫磊都這樣想,他們找齊了不會被家裡限制住的死黨們,約在了一間KTV夜唱,決定要Hight整晚。
 
 
“還在等誰啊?”看看周圍,以楊鑫磊為首的那群死黨黃強凱和李書豪他們全都到齊了。
 
何貫霖在心中點了點人數,頗為疑惑…明明人都到了啊?還有缺誰?
 
“啊!來了!”只聽見楊鑫磊突然想看到甚麼一樣,朝遠方揮了揮手。
何貫霖定眼一看,腦中的某條神經頓時很像崩壞了某一條一樣…孟襄那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出現在他們眼前,而且穿著打扮顯得更加誇張招搖。
 
“是怎樣?出門還尻槍喔!這麼久!”黃強凱毫不客氣的調侃孟襄。
“FUCK YOU!”孟襄笑得很開的往黃強凱的頭打了一下,力道不大但是讓好不容易抓好的髮型亂了一大半。
 
一群人就在各種不同的幹聲中浩浩蕩蕩的進了KTV。
 
 
他們的人數眾多,只好開了兩間大型包廂。
有些兩邊都混的蠻好的就這邊唱一唱再去另一邊鬧場。而且孟襄他們為了助興,偷帶了起碼有一打的啤酒進包廂,為了不被發現還可以看見他們打扮得頗有道上弟兄味道的人,竟然都乖乖地帶著保溫瓶再喝,為了凸顯大方,就連兩公升的大保溫瓶都赫然出現,差點沒笑死何貫霖的肚子。
 
 
一群人這樣吃吃喝喝的,就算體力再好,也不勝酒力。
 
還不到清晨四點,兩邊的包廂就睡癱了一群人。
 
為了能夠稍微熱鬧一點,楊鑫磊把一些都想睡的人集中到另一邊的包廂,讓另一邊想唱的人還可以繼續奮戰。過沒多久,就連楊鑫磊都昏昏欲睡,剛唱完他點的歌就決定倒到一邊睡了。
 
 
“喂…”何貫霖搖了搖楊鑫磊,那個已經醉的癱掉的男人沒有怎麼搭理他。
“阿霖我不行了!瞇一下…”咕噥的一句也說不清楚,眼睛一閉身體向後倒,呼嚕呼嚕的就睡起來了。
 
“繼續吧!”說話的是孟襄。
看了下點歌機上面接著的歌,也不知道是誰點的,是[十年]。
“呃…嗯”何貫霖看著孟襄的邀約,點點頭。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樣 
 
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
 
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
 
 
很容易就記住的旋律,何貫霖聽著孟襄在唱。孟襄的歌聲意外的好聽,有點低沉的嗓音又有磁性,尤其他在唱的時候,喉結一上一下的,顯得更加的有魅力…
 
可是那個副歌…聽在耳裡,就像是在諷刺自己一樣。
 
十年之後的他和楊鑫磊,會怎樣? 
 
頂多也不過就是和現在一樣, 在糟一點就是自己可能忍不住跟他告白之後就被永遠的列入拒絕往來戶了吧!
 
不管是十年之前還是十年之後,他們永遠也不會有甚麼結果…楊鑫磊會在哪天認識一個有氣質又漂亮的才女,然後兩個人過著幸福快樂的夫妻生活。
 
自己只能在GAY BAR裡面載浮載沉的藉著一夜情來麻醉自己…所以他們身邊的人永遠都不可能是對方…
 
 
 
唱不到整首歌完,孟襄覺得股視線…
 
何貫霖兩隻眼睛迷迷茫茫的盯著他看,好像他臉上有甚麼東西一樣,看的孟襄只好摸了摸自己的臉,想看看是不是黏了甚麼在臉上。
 
“為什麼…?”何貫霖認真地盯著孟襄看,他有很多疑問,關於楊鑫磊。
 
他和楊鑫磊的分數相差不大。
能夠報的學校,也就那幾間…他肯定可以繼續和楊鑫磊做同學,當他那該死的朋友。
他在想…是不是楊鑫磊是故意的?今天的夜唱楊鑫磊是想和自己慶祝?
 
“楊鑫磊,你…謝謝你…”茫茫然的,何貫霖像往常一樣,往楊鑫磊的身旁做的很靠近。
 
他替自己做了這麼多,還委屈了留在第二志願的大學,就算還不是情人,他也想跟他道聲謝。
 
孟襄訝然的放下手裡的麥克風,看著已經喝醉的何貫霖把自己當成別人,很難得的貼近,還說了一聲謝。
 
忍不住冷哼…原來這個傢伙…。
 
腦中有了一些想法的孟襄,隔開了自己和何貫霖兩人的距離。
 
“謝屁?告訴你,楊鑫磊唱歌喝酒,是因為他恨!”他晃了晃醉醺醺的何貫霖,湊在他的耳邊,像在說祕密一樣,低聲呢喃卻又有力的在破壞楊鑫磊在何貫霖心中的地位。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覺得…何貫霖一定是白癡,他看不下去了。
“嗯呵…謝謝…鑫磊…”都快要醉昏頭的何貫霖還以為是楊鑫磊抱著自己,溫熱的氣息一下一下的噴在自己的耳朵和脖頸…他的願望是不是成功了?
 
孟襄突然覺得自己一定有病,幹嘛去管一個已經沒救的傢伙!
 
他一瞬的站起身,決定去廁所讓自己冷靜冷靜。
 
他和何貫霖其實認真說起來一點都不熟,光是交友圈就差了很大一截,在他看來,何貫霖也算是認真念書的那一型,總是在假山造景發完呆後就往圖書館去,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考的沒有像楊鑫磊他們這麼理想。
 
他們的交集非常少,最多的時候大概就是化學實驗的時候,何貫霖總是搶著跑去坐在老師的大實驗桌的邊緣,低腰的寬鬆牛仔褲總是讓背後的輪部露出一小段光潔的Y型骨盆線條…
 
想到這些,孟襄覺得自己好像更難冷靜下來了,忍不住把水龍頭的水開大,不斷地拿水潑臉。
 
該死的…
 
“唔…”才說曹操,曹操就到。
 
何貫霖神智不清的晃著走進廁所,對著小便池,拉開拉鍊。
 
過沒多久,孟襄就看著何貫霖旁若無人一樣的走到洗手台,洗了手之後就要離開。
 
“喂!”突然一股衝動,孟襄叫住了他…。
 
可是何貫霖像是沒聽見一樣,只差一步就要走了出去。
 
看的孟襄突然一股莫名火燃起,粗暴的拉過何貫霖,把他壓在廁所的牆上,箝制於兩臂之間。
 
“我知道你喜歡楊鑫磊…可是他根本就不可能!”他用力的把何貫霖的下巴抬起。
 
他要讓他看清楚現在在跟他說話的是誰,是他!孟襄!
 
何貫霖笑了笑,但是看起來有點苦。
 
”我知道…”這次何貫霖的語氣,聽起來清楚很多,一點都不含糊。
 
或許他已經醒酒了也說不定…
 
”可是我等了他好久…沒有他,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想到傷心處,何貫霖的眼角不由自主的流出淚來。
 
他從孟襄的雙臂下再度溜走,就像他逃離那個恐怖的變態學長一樣…
 
 
“我…不會再讓你哭…”孟襄看著逃離的背影,小小聲的想告訴那個早就跑掉的人。
 
 
 
 
 
酒後亂性。人家都說酒後吐真言,所以就算喝了酒之後,不用發生些什麼一樣會有人做出和平常的自己不會做的事。
 
清晨七點半的時候,KTV的清潔人員很盡責的把他們兩個包廂睡死的屍體一一的叫醒,然後他們難得的感受到清晨的冷冽空氣。
夏末的清晨,不只讓早起運動的人覺得清爽,更讓他們一群人還有點宿醉的腦袋清醒了很多。孟襄騎車回家的路上,想起了自己在KTV廁所對何貫霖說過的話…頓時雞皮疙瘩爬滿了全身。
 
他在幹甚麼啊!這根本不是他會做的事啊…
 
還說了那種話…
 
幹!
 
孟襄一陣面紅耳赤,好險帶著全罩式安全帽,不然就這樣在路上臉紅還挺怪的!
一路上心裡一直和等等要是又遇上何貫霖和楊鑫磊,到底要裝熟還是耍狠之類的問題搞的內心天人交戰…
不管怎樣,他孟襄絕對不是那種縮頭烏龜,要是何貫霖問起,他就坦白也不會少塊肉。下定決心之後的孟襄,咬了咬牙,加速回到學校。
 
到了學校,可能整夜玩通宵真的太操了,那些力拼全勤的資優生各個累趴在桌上,也不管台上老師在講些什麼,還有人甚至就乾脆在家補眠了。
環視的教室一眼,孟襄內心又是一陣國罵,楊鑫磊和何貫霖都沒來學校…
 
兩個人很有默契一樣的缺席了。
 
到底去了哪,是不是單純的在家補眠之類的,孟襄不想猜,他也不顧老師的面子,扭頭就離開教室。
 
他沒有留在這邊的必要了…
 
 
 
何貫霖在楊鑫磊的攙扶下,迷迷糊糊的就回到宿舍房間,衣服隨便的脫了上衣跟褲子,也不在意楊鑫磊還在,就剩一條內褲往床上癱去。
 
楊鑫磊看了看自己已經把人都送上床了,替他把房門關上後就打算也回家補眠去。
 
他其實有點苦惱,喝醉後的何貫霖…還真是腥暈不忌,坐在後座手不只抱著自己,,嘴巴還一直在自言自語,講的是不著邊際的話就算了…
 
而是…
 
“我知道…鑫磊是直的…我…歪的…”
“鑫磊…不會喜歡我…會不會…我想等…等他發現…”
 
諸如此類的告白…
 
現在細細一想,他才發現原來何貫霖之所一一直對自己這麼言聽計從的原因。
 
何貫霖沒甚麼不好,雖然相貌普通,可是那雙眼睛每次在看著自己的時候都像會說話,好不生動。個性又好,跟自己認識了這麼多年來幾乎沒甚麼脾氣,還特別安靜。
 
何貫霖如果是女人的話…他會愛上他吧!
 
好險何貫霖是醉的,等他醒了之後,他會裝作不知道。兩個人還會是好朋友的關係。
 
 
不會改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