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4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後悔藥 ch1.單戀 H有,慎入。

 後悔藥。

 

第一章,單戀。

 

曾經他以為,這段關係,會更長久。

 

他以為,只要照著腦中所想的那樣,一步一步去實行,他們兩人都會迎向美好的未來。

可是沒有。


他看著電腦螢幕上的SKYPE對話框,那個一直閃著橘色光芒的地方,他把視線從正逛到一半的論壇上移開,兩眼無神的看著那個正滔滔不絕地輸入的對話。

孟襄的對話框中密密麻麻的字,一行又一行的出現在畫面上。

這幾天,我媽一直問我們分手沒?”

他問我夠了沒?”

她認為我對你只是圖個新鮮…”

叫我離開你。

諸如此類的話語,出現在一向沉默寡言的孟襄的對話框。

他看不完也不想再看下去。

因為越看越覺得眼眶很酸,像是有甚麼要掉下來一樣。

是啊,從前不管怎樣,他對我回應從來就只不超過兩行,今天卻劈哩啪啦地一直講。要是講的都是甜言蜜語就好了

何貫霖,你到底甚麼時候要搬出來?”這句話,讓他覺得很受傷。

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大學新鮮人,初出社會的他,那點微薄的薪水根本不夠他勇往直前的在大都市裏租上一間房子和研究生情人住在一起。只能依舊住在家裡,靠著省下住宿費和吃飯的費用才能慢慢存點錢。

他一直以為,孟襄能夠等到自己翅膀足夠茁壯到獨自飛到他身邊的那一天。

但是顯然他沒辦法

 

夢襄的媽媽,一開始就知道他們在一起,他們是GAY這件事。

那是一個冬天的傍晚,太陽一下山。

氣溫就開始急速下降,就連屋子裡都像是個大冰箱一樣的溫度。

那天正好是大學畢業前的寒假,傍晚才完全清醒的孟襄,電話一撥過來,彷彿剛睡醒不久的迷濛聲音就說

你要不要來?”很簡短,但是在他聽起來,卻是充滿了暗示。

進到孟襄房間,門才一關上,孟襄整個人就撲了上來。在他們倆人都吻的彼此氣喘吁吁的時候,孟襄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KY和保險套。意圖昭然若揭可是他沒拒絕。這是他們第一次嘗試,想完整的佔有彼此。他可以看到一邊在自己身後的孔穴抹著潤滑液的孟襄,眼神非常的專注,小心翼翼地像在探索一件易碎的玻璃一樣。

那抹溫柔他永遠都不會忘記。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孟襄的媽媽好像從百貨公司的特賣會回來,興奮的提著幾個名牌的紙袋,就往房間撞了進來。當時的孟襄似乎正扶著小孟襄,準備進攻。

 

到底他們是怎樣穿戴整齊地坐在樓下客廳裡的,他早就記不清了。

他只知道,他們三個人靜靜地端坐在客廳,一句話也沒說,像是怕破壞了甚麼平衡一樣。可是,他媽媽打破了平衡。

你們不用多說甚麼很意外的,是很溫和的口氣。感覺像是非常坦然一樣。這樣一來,我和孟襄緊繃的情緒,都略為的放了下來,我不敢看他。但是想必他和我都一樣,覺得肯定會被臭罵一場吧?

…”孟襄像是想說些甚麼。

你不用多說,媽媽知道。現在這樣只是因為你們還年輕,好奇。同樣是非常溫柔的語氣,真是個好媽媽。

只要你們有做好保護措施就好,媽媽就放心了孟襄的媽媽微笑,但是我們都太單純,沒有發現任何不對。是啊一個母親,在發現自己的獨生子竟然是同性戀竟然還能如此冷靜的面對,本來就非常的不可思議。

我們還開心地緊緊握住了彼此的雙手,以為我們可以就這樣長遠的走下去。

 

高三,是很多人的轉捩點。

他們也一樣,大家都一窩瘋的報名密集訓練班保證班,必勝班甚麼的

他還記得,那時才剛入秋,一到放學時間,空氣中總是瀰漫著一種很好聞的氣息,他形容不出那種感覺。所有的人都趕去補習班上課了,只剩下他。他不愛念書,尤其是那些複雜的電路圖和計算電流甚麼的題目。

 

靜靜的坐在學校後面的假山造景,他在想等等的晚餐要吃甚麼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他知道是誰,班上最特異獨行的傢伙,總是把自己的瀏海劉的特別長,蓋住另外一邊的眼睛活像是在COSPLAY一樣。

孟襄?”轉過頭,眼神有有著疑惑和不滿。

第一,他和他不熟。無視獻殷勤,非奸即盜他記得在一本很搞笑的漫畫上,裡面的主人公總是這樣說,他也覺得非常有道理!
第二,他的腦海中剛想起一個他很想吃的東西,可是被這樣一叫他瞬間忘記那個東西實際長相和名字。

 

看著何貫霖的眼神,孟襄苦笑。看來他是打擾到人了

我只是過來看看你…”畢竟每天放學的時候他和一群死黨要到第三停車場去牽腳踏車時,總是看到何貫霖一個人坐在這裡,有時候像是想到甚麼一樣的笑著看池裡的金魚,似乎很開心。
有時候一臉鬱悶的苦瓜臉就這樣擺在那邊給那些金魚看。

然後他的死黨們就是拿他當作放學的笑料說真是有問題!”

你看到了轉過頭,何貫霖凝視著孟襄的眼睛,眼神裡已經沒有不滿。

更多的是一種叫做寂寞的情緒。

 

國中畢業的時候,他的成績不差。考上了在都市裡的第二志願,他家住的鄉下,所以家人毅然決然地把他丟進了學校宿舍。反正一個大男生,總不會有甚麼問題,況且還有舍監幫忙顧著管著家裡人又更放心了。

他記得,剛搬進宿舍時,一下子要和三個不認識的人(甚至連同班都沒有)一起生活一年,就已經十分不安了。不善交際的自己,在當時最喜歡做的就是在放學的時候,到學校後面的假山造景坐著,耗時間。他不無聊,有魚偶爾還會有狗或貓這些都比任何他身邊的人還要來的好溝通。

 

他不善交際。所以,孟襄一看到何貫霖似乎不怎麼搭理自己,就轉身去牽車了。

 

…”嘴角苦澀的微笑漫起。高三了,自己還是這麼沒用。

為了改善自己的人際關係,何貫霖曾努力的跑過圖書館,翻遍了架上各種社交技巧的書籍。他看了很多,也逼著自己改變。

"的一下,他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褲子。既然大家都去補習了,室友約會的約會,聯誼的聯誼。回了房間也沒事做,去圖書館好了

他討厭念書,但是他喜歡看雜書。只要不是專業複雜的,他都可以接受。熟悉他這個人的朋友都說,他的range很大。

小霖!”他才剛要走進圖書館,就被叫住。他轉過頭確認,來的是他認識的學長。

小霖,你要去念書啊?”滿臉橫肉的學長,一邊露著詭異的笑容,一隻手還勾著自己的肩膀往圖書館的角落走去。

雖然有點討厭這種肢體接觸,但是反正都是男生,也沒甚麼。所以他也沒有特別去撥開那隻覺得有點噁心的大手。

學長,有甚麼事嗎?”他想快點解決,然後借了書之後,在買上自己愛吃的小籠包配酸辣湯當晚餐,一邊享受晚餐一邊看書。

那個小霖滿臉橫肉的學長突然扭捏的搔了搔剪的只有三寸長的平頭,臉脹得紅通通的,話也講不好。

看到這裡,何貫霖幾乎都知道他會聽見甚麼了。

那個我喜歡你!”

才剛說完整個油膩膩的大臉和平乏無奇的嘴唇就急著要往何貫霖臉上貼。

他這個學弟,長的也沒特別正,和隔壁美術系的班花比起來,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那雙眼睛,每次盯著人看的時候眼眶裡水汪汪的,活像剛被幹完的媚眼。而且聽說,這傢伙看起來正經八百的,卻是個GAY!

GAY,雖然是個男人,但是幹起來的爽度聽說比女人還要夠勁!而且上了床看膩了,想切就切,也不用擔心會有甚麼責任問題。況且一想到何貫霖那雙眼睛在床上時可能會有的表情,他就興奮的急著想在今天直奔全壘。

“…對不起,我不喜歡你。

早就猜到了,所以他看也不看那個學長一眼,從對方為了框住自己而壓在牆上的手臂下溜了出來。

我還有事,先走了。微微的一笑,當作是歉禮。
他也不想,可是所有的書裡和經驗都告訴他,萬事不能做絕,要給自己留條後路。


他的range很大。大到他發現自己其實喜歡男人

而且,他拒絕那個學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一直偷偷的單戀著一個人。

楊鑫磊,班上的資優生。還是那種標準的陽光男孩,身高因為運動的關係很高之外,還很帥氣。之前被老師安排座位的時候剛好坐在自己的後面,總是喜歡在傳考卷或者上課的時候玩鬧。

他們變成了好朋友。
好朋友,因為是朋友...他不敢有太多雜念,尤其是在看著他聊天的時候,總是害怕自己的眼神會暴露出自己的感情。

,已經這麼冷了,還穿這樣喔?”也不知道是楊鑫磊身體比較勇健還是為了耍帥?他總是在已經涼風颯颯的秋天午後,還穿著籃球球衣,從寬鬆的袖口裡常常可以窺見他的好身材。

怎麼這麼賢慧啊?~ 還拿外套來給我?”他總是笑著接過手裡的外套然後二話不說的穿上,嘴上還是不饒人的挖苦人。

以後我娶不到老婆的時候,你來當我的老婆好了!”楊鑫磊說這話的時候,一點都沒有考慮過後果,用手揉亂了我的頭髮,然後又繼續剛才被打斷的話題。

 

一邊想著楊鑫磊跟自己說的話,回憶那些美好的時間總是特別快,一下子就走進宿舍,習慣的按下了七樓的電梯按鈕。

看了看表,現在七點半,他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吃晚餐和洗澡。九點半的時候,楊鑫磊他們那一群去補習的就差不多下課回家了,只是他們通常不會直接回家。他們會回到學校再打一場熱汗淋漓的籃球才心甘情願的騎車回家的。

楊鑫磊總說,要把一整天最後的精力消耗完畢才睡得好啊!所以他們那一群死黨也跟著效法他,跟著好學生的腳步就對了!

一開始的時候,楊鑫磊都會CALL阿霖!我們都在籃球場,你要不要來?”然後他就答應了。時間一久,就變成習慣。楊鑫磊也不用打電話給他,他就會自動出現在球場,迎接剛下補習班的他們打球。

 

時間過得很快,他才剛洗完澡,洗了今天的衣服之後就快九點半了。看了看連身鏡,鏡中的自己修長而且因為洗完澡,看起來很白皙。他笑了笑,出門搭上電梯。

時間一樣,場地一樣,楊鑫磊開心的神情也一樣。只不過今天的成員和之前有一點不一樣遠遠的就看到孟襄也在人群裡,他也帶來了他的那群死黨。

孟襄和楊鑫磊兩個算是不同掛的,楊鑫磊那掛都是班上前幾名,而孟襄則是比較隨興的那種,所謂物以類聚就是這樣,所以孟襄的身邊甚麼樣的人都有,有宅男有煞氣的如果他對孟襄好奇的話,第一個問題就是問他是怎樣和這麼多不同種類的人做朋友?可是他只覺得孟襄根本就是那群人的BOSS一樣,他不想跟他走太近。私底下,楊鑫磊要是提到孟襄這號人物,他直接說看他那個煞氣樣就知道了!都幾歲人了還像個國中小屁孩?”一語帶過。他只記得楊鑫磊笑了笑,甚麼評語都沒多講。

 

從遠方走近的孟襄一下子就看見何貫霖,他滿意的彎起了不容易察覺的微笑。看來他想的沒錯

阿霖,剛剛下課的時候孟襄說他們等等很想打一場球,問我們要不要加一,我就告訴他我們平常就有在學校打了。楊鑫磊笑著跟一臉疑惑的何貫霖解釋突然出現的那一群人。

雖然有些突然,可是畢竟都快要畢業了,也沒有甚麼你那一掛,我這一掛的之分,大家有緣作朋友,又應該要好好珍惜最後的時光才對。所以楊鑫磊跟他那群死黨也就答應了。

 

何貫霖覺得很不自在。

原因沒有別的,就是他一直覺得,打球的過程中,一直被盯著看。

尤其是在盯人的時候,孟襄總是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阻止自己和其他的隊友接應。

常常一不小心就會去碰撞到孟襄,然後他們那隊就可以罰球孟襄上去罰球了,很漂亮的三分球。

十一點,他們一群人累的癱在深夜還開在學校旁的麥當勞,櫃檯前還有一群喳喳呼呼的孟襄的那一掛人正在點餐。他坐在楊鑫磊的旁邊,手裡的一杯可樂已經喝到剩下冰塊。

拿來。楊鑫磊看到已經被何貫霖喝到已經見底的可樂,很順手的搶了過去。

掀開瓶蓋就把杯底的冰塊全加進他自己的可樂裡。

!”看到對方把自己杯子裡的冰塊全都加進他的杯子裡,忍不住出聲阻止。

不過還是忍不住想這樣算有間接接吻嗎?

幹嘛?”楊鑫磊搖了搖杯子,冰塊和可樂喀拉喀拉的作響。

楊鑫磊示威一樣的一邊喝著可樂一邊看著何貫霖。

…”噤了聲,何貫霖只是繼續看著眼前的楊鑫磊。

他也只有像現在這樣才覺得他和楊鑫磊或許有那麼點可能,所以他決定就這樣,假裝旁邊的人都不是人,稍微享受在身旁手臂貼著手臂傳來的熱度。

!”突然間孟襄那群人裡有人似乎剛接完手機,然後就憤怒的一聲國罵。

我老子說再不回家就不用回去了”…黃強凱憤恨的把手機往書包裡一丟,像是也連同剛剛打電話來的老爸也關進書包一樣。他啐的踢了一腳麥當勞的椅子,轉身拉著給他載的李書豪就走。

說的也是,都這麼晚了。孟襄這時才拉著他們那一夥人浩浩蕩蕩的出去牽車。

一看到時間已經快到午夜,楊鑫磊和他那些資優生們風風火火的就趕緊去牽車,留下緩步走在後面的何貫霖。就住在學校旁邊宿舍的他根本就不著急,反正一定回得去,也不遠。

楊鑫磊,我陪你去牽車。看著其他人都逐一的火速回家,楊鑫磊才快步地要走去籃球場旁邊的停車場,何貫霖見狀,也跟著走了過去。

很遠喔!”苦笑的疾走,早知道就別停的這麼遠。

聳了聳肩,何貫霖表現出一臉沒差的表情。讓楊鑫磊倒是蠻感動的,籃球場那邊的停車場可是離宿舍最遠的一端。

入了秋的深夜,寒冷的風一陣陣的吹在走路在校園中的兩人身上。也因為已經半夜的關係,整個學校裡空空蕩蕩的四下無人,只剩下昏黃的燈光還微弱的照亮著學校周圍的花圃。楊鑫磊走得很快,何貫霖只好緊緊地跟著。
但是何貫霖很享受這一刻,也只有像這樣的時候,他才能夠稍微幻想

想像他們倆個其實正手牽手的漫步在校園裡

想像其實楊鑫磊一定也很喜歡自己,或許會出其不意地在無人的校園裡吻著他,甚至動情時他們可以在某個角落滿足對彼此的渴望。

腦中的幻想在無聲疾走的兩人之間,快速的在何貫霖腦海中閃過各種可能。

可是那都只是幻想,因為他們已經走到停車場了,比校園更加昏暗的停車場顯得有點恐怖。但是何貫霖一直說服自己,沒有甚麼的,楊鑫磊在自己身邊不會有甚麼事的!

阿霖,我走囉!”楊鑫磊動作很快,一下就把安全帽戴好,已經把車都發好了,人也騎在上面,隨時都可以走人。他的車燈很亮,一下就把昏暗的停車場照亮。
可是,在溫暖的光也只是一瞬間,說完話的楊鑫磊一下就騎走了

留給他的只有昏黑寂靜的停車場和恐懼慢慢襲來的何貫霖。

看見楊鑫磊走後,何貫霖幾乎是用跑的跑離停車場。他很害怕,尤其是這種連人都沒有的地方,又黑

楊鑫磊,你怎麼不載我回宿舍?

走回校園裡有光線的地方,他放慢了腳步。這裡是剛剛他和楊鑫磊走過的地方,他慢慢的走,也不想走快他在想像要是楊鑫磊真的在這個地方抱了他,他會有多感動。

甜美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就算是幻想也一樣。

他在宿舍鎖門的前一刻進了門,一樣空洞的按了電梯回到他的七樓。

室友們早就都回到房間了,玩遊戲的玩遊戲,和妹聊天的聊的癡癡傻笑,用功念書的那個似乎在準備畢業出國遊學的事項。看到他回來,頭也不回的只是問了一句

有被鎖在外面嗎?”
沒有,差一點。然後又繼續專注在個人的事上。

何貫霖也不是很在意,他們就是這樣。人家都說,君子之交淡如水應該就是如此吧?


浴室裡,他把水開到最大,讓很燙的熱水一遍遍的沖刷著全身洗掉了運動過後的黏膩汗水。

他扶著水龍頭,一隻手在胯下握住自己脹大的慾望,在沐浴乳的潤滑下,不斷的抽差。

“……”

閉緊著眼睛,他想像那沖刷而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