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4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棋靈王同人]佐為消失的真相?!(佐為X行洋)第二章 為誰而生

 「你是要收留我?真的嗎?真的嗎?」原本還縮在一邊抹淚的佐為突然快速的衝到塔使行洋的身前,緊緊的抓著他的手很是激動。

 

「我沒這樣說,不過你要是再不進去把衣服換了現在就給我走人!

 

不知道這個一臉成熟的大人臉的男人,居然還會這樣突然衝過來抓著自己。

 

塔史行洋有點嚇到,口氣忍不住就變的很差。

真是的,長這麼大個男人居然還像小孩一樣的,難不成是被騙大的?

 

 

「等等!我去換」一聽到塔史行洋要趕人,佐為趕緊往屋內去。

 

屏風後,佐為一件一件的解著身上已經穿了好幾千年的衣服,頓時覺得很感傷。

 

是不是到了天堂就不能穿著從前常穿的衣服了?

可是他看塔史行洋還是那一身武裝,為什麼?!

不公平換著換著,佐為不自覺的喃喃抱怨著,完全忘了自己已經不像從前在阿光身邊時,別人看不見自己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在抱怨什麼,一直都是阿光習慣性的聽自己的抱怨。

 

「真是一個奇怪的傢伙」端坐在房間的中央,塔史行洋對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莫名的有興趣,就像看見一局摸不透澈的棋局一樣,只是總覺得他對這個世界竟然會像孩子一樣的充滿興趣?

 

「行洋,這樣穿起來好奇怪」第一次,佐為的上身穿著一件襯衫,下身一件或許是塔史行洋的西裝褲。

早在附身在阿光身上時,就已經看過很多人都這樣穿,不過佐為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穿上像這樣的衣服,所有的布料緊緊貼著身體的感覺還真是不怎麼舒服

 

 

「換好了,就可以走了吧!」真是的,說的好像自己都沒穿過衣服褲子一樣

 

塔史行洋冷冷一瞥,只覺得眼前有點幼稚的男人看起來竟然也是英氣挺拔,那頭飄逸的長髮非但沒有顯得格格不入,反而更襯的男子的臉蛋更加秀麗。

 

看到這樣的美人口氣實在很難多差,只是終究是不認識的人,幫到這樣總是很夠道義了。

 

 

「走?」原本來在看著自己到底會不會很奇怪的佐為看著塔史行洋開口趕人,很是吃驚。

 

為什麼呢?

 

這不是我天堂的家嗎?

 

為什麼塔史行洋一下要自己換衣服一下又要趕人難道

 

「行洋!我哪裡做錯了嗎?!

 

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也不想讓自己到了天堂還要落個沒地方住的悲慘命運,佐為緊張的抓著那個面若冰霜的男人手問著,深怕自己真的犯了什麼天條被這個先來一段時間的行洋開口趕人。

 

 

聽見這個長相秀麗的男人這樣問,塔史行洋不但被問的一頭霧水,又看到他這麼一臉苦惱,緊抓著自己好像落水的人捉到浮木一般,讓他忍不住一笑。

實在是太有趣的人了,到底是從哪蹦出來的啊?

這樣一個念頭閃過後,他決定要搞清楚這個男人的來歷。

 

「嗯你是沒做錯甚麼!不過有幾個問題你得先告訴我!」塔史行洋忍住打內心燃起想大笑的感覺,面帶嚴肅地盯著眼前的男子。

 

佐為看到塔史行洋這麼詭異的臉,真的覺得自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貓盯上的老鼠驚恐的後退了那麼一小步。

 

可是一想到或許回答了問題後,塔史行洋會覺得自己很可憐留下自己也說不定,於是默默地引下恐懼回望著他。

 

「噢好。」你到底想問甚麼

 

「第一,你叫甚麼名字?

 

看著這個秀麗的男人,塔史行洋真的覺得太神秘了!

不管事裝扮還是口氣、眼神,都這麼的...可愛...。發現自己竟然在內心裡用可愛來形容一個大男人,塔史行洋強迫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專心應對!

 

看著塔史行洋似乎準備長期抗戰一樣,在牆邊的榻榻米上拉來了兩個坐墊,讓自己坐下,他也跟著一起坐下了。

原本以為塔史行洋會問多深奧的問題或是解圍棋的布局,沒想到竟然只是問自己的名字。

「藤原佐為。」在心裡竊笑問題簡單的佐為一不小心也把這份笑意給蔓延到了臉上。

看到那樣的笑容,塔史行洋忍不住看呆了

真的,很漂亮

就連當年小亮的母親都沒有這般風情

想著想著,他有點氣自己一樣的暗自狠捏了自己大腿

清醒一點!一個來路不明的傢伙罷了!

「藤原佐為?...佐為…SAI…」念著他的名字,塔史行洋似乎發現了甚麼,可是又不敢確定,會是他嗎?當年那個在網路上打敗我的…S..A.I?

,現在情況未明瞭,還不要做這麼多的臆測,還是繼續問吧!問完了再來看看情況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塔史先生?...」佐為看著他似乎陷入了甚麼回憶,湊上前去端詳

 

「沒事!對了你說你從哪來的?為什麼會跑到我家來!?」看他這樣子,應該不會下棋吧?

 

「我?我是從東京來的喔!」想到自己之前跟阿光一起生活的日子,上學的途中,帶自己去棋院下棋的路上,阿光說那是一個叫東京的地方!一個繁華不遜於京都的地方

怎麼辦,突然好想念阿光不知道阿光現在過得如何呢?棋藝有沒有更進步了,是不是很著急自己的消失呢?

 

」聽見佐為竟然毫不猶豫地說自己從東京來的讓塔史行洋在一度懷疑自己的耳朵是聽錯還是這個佐為的男叫做人頭殼壞去了?!

「藤原先生你知道嗎?我家所在的地方也正好在東京!」塔史行洋很頭痛的閉緊雙眼,無奈地把這個事實告訴這個叫做佐為的男人。

 

照這樣看來,他肯定不是SAI…

「诶!!!原來這裡也是東京啊!」聽到原來自己並沒有離開阿光多遠,開心無比的佐為馬上起身想回家。

 

既然這裡是東京的話,應該不會迷路吧!阿光~阿光~

 

雖然正和自己面對面的坐著的男人就是號稱目前最強的日本棋界第一人,很想立馬和他對弈一局。但是,突然在阿光眼前消失,不僅僅是他,連自己都嚇了一大跳呢!

 

「吶吶,行洋。」像是想到甚麼好計畫一般的佐為,興奮的整個人差點跳起來。

嚇了還端正的跪坐在榻榻米上的行洋一大跳。為了敷衍自己的醜態,只好悶咳一聲來掩飾

『咳,怎樣?!」這傢伙又想搞甚麼?

「不如你帶我去棋院吧!」從前總是每天跟阿光從祈院練棋之後再搭著電車回到阿光的家,只要能夠讓塔史行洋帶著自己到了棋院,其他的就沒甚麼大問題了!

 

肯定能找到家,找到阿光的!...只是,行洋不知道會不會好人做到底的幫忙呢?

 

頓時各種可能在佐為的腦海裡到處產生,一想到或許行洋會討厭自己,然後不願意帶自己到棋院,眼光就忍不住閃著意思斯的淚光。被貼得如此接近的塔史行洋看著那淚光,內心突然有股不忍讓眼前的陌生人難過,所以自己只能答應不能拒絕的感覺。

 

「好,沒問題。」答應的同時,塔史行洋為了讓自己有點悸動的內心冷靜,閉上了眼睛,恢復他那一如從嚴的嚴肅表情。

 

所有的一切,要是能夠讓佐為回到阿光的身邊的話,或許事情就會簡單的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旨意,又或者....不只是因為阿光因為需要佐為,所以佐為出現在阿光的身邊。那麼現在佐為的出現,又是為了甚麼?或許就是為了眼前這個號稱八冠王的王者吧!

 

為了讓佐為能夠盡快的回到棋院,然後自己整整一天奇怪的詭異事件就能夠結束,塔史行洋二話不說地進到車庫裡去把車給開出來。從剛剛就一直跟著塔史行洋的佐為,眼見熱心的行洋要開車帶自己到棋院去,臉上堆滿了開心的笑容。

 

就在佐為喜孜孜地想搭上車卻不知道要從哪裡進去的小插曲下,滿臉青線的打開車門後,兩個人不同心情的就要準備出門。塔史行洋握緊了方向盤,腳下的油門一催,想著盡早把這個奇怪來歷的大男人送回家之後,自己就可以擺脫了。

沒想到車才剛要從大門往外開的瞬間,車竟然就像被一堵高大的牆給堵住一樣,不管怎樣的加快油門,轉動方向盤,開不動就是開不動。

不知道是哪個臭小子在家門口放了磚頭吧…”

這樣以為的塔史行洋,莫可奈何地開了車門下車去想看看前方的狀況。走道車頭前彎下腰,左看看又看看的,可是不僅前方沒有任何以為的磚頭,也沒有任何阻礙。堂堂塔史家,六冠王的家門口,怎麼可能會有人去做這麼沒有禮貌的事情呢?

感到萬分疑惑的塔史行洋只好又走回車上,準備在試上一試。

握緊了方向盤,踩了油門,就在以為一定會順利地往前開的同時。車子實際上卻是動也不動的就卡在了原處。這樣詭異的狀況讓塔史行洋感到非常的憤怒,拍了下方向盤,又認命地走下車決定好好的檢查檢查。坐在一旁的佐為,雖然很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看著塔史行洋僵硬的表情,深深地感到他的憤怒和自己對他造成的困擾。到萬分抱歉的佐為決定自己不能再這樣,讓他幫自己換下了一身安平時期的和服就已經很好了,現在又為了這件事

 

下定決心的佐為打開了才剛摸出訣竅的車門,走了下車,往正在研究車子的引擎是否出了甚麼問題的行洋。

那個….塔史行洋,我想不用麻煩你了。我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微笑著,畢竟從死後到現在已經經歷了好幾千年的佐為,不管這次的再度重生是為了甚麼,在怎麼說在這麼個偌大的都市,只要朝著從前阿光總是帶著自己去的棋院前進,一路問過去總會到的。

看著這個雖然帶著美麗微笑但卻從眼神裡找到恐懼的男人,心裡縱然有再多不滿,也被他這樣的無助給影響。

你確定?”凝視著。

塔史行洋想要是車子真的開不出去的話,不如就自己帶著他走到棋院吧,反正路上再攔輛計程車送他一程。

好人就做到底了。

我帶你過去吧。

不給佐為猶豫的時間,塔史行洋往門外就這樣直直地走了出去。看的佐為趕緊提起步伐緊緊跟著,可是沒想到

就在自己要穿過塔史家的大門的同時,一股強力的推力竟往佐為的面前一擋。

!”跌坐在地的佐為,還以為自己是撞上了塔史行洋的背。可定眼一看,塔史行洋哪裡有站在自己眼前,一點也沒注意到自己並沒有跟上,直直地往前走。

行洋!!”一邊拍掉身上的塵土,趕緊叫著他的名字,讓他快點轉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