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棋靈王同人]佐為消失的真相?!(佐為X行洋)第一章 轉生?

一陣綠得通透的光將佐為團團包住,慢慢的帶走了還跪坐在圍棋前的佐為。而對面的近藤光卻還沒有發現一直到自己回過神才知道陪著自己走過了這麼多年還將自己帶進圍棋世界的恩師兼摯友已經不在自己身邊。

 

早就察覺到自己的時間已經到此為止的佐為,緊閉著雙眼,他正在接受自己逝去的過程,他不知道人的靈魂在繼續消散會變成什麼樣子?

 

 

是下地獄?還是上天堂?

 

 

或是帶著對圍棋充滿熱情的心重新投胎

 

 

不管如何,老天爺讓自己的一生在這個世界上逗留了這麼多年,對他來說已經足夠。

 

 

幾分鐘過去後,佐為覺得自己似乎還存有思考的能力,不安的睜開眼佐為笑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簡約的日式傳統建築,沒有當年還在主公身邊敎圍棋時皇宮的豪華,但卻透著一絲絲寧靜和沉穩的氣息。

 

 

「這這就是天堂?」佐為帶著疑惑不確定的喃喃。

 

 

他不知道到自己究竟有沒有資格上天堂,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裡絕對不可能是地獄。

 

哪有這麼乾淨的地獄呢?

除了隱隱透著木頭香味的建築,外面綠草鬱鬱的庭院、造景。

 

難道這裡是自己未來要住的地方?老天爺對自己實在是不薄啊!

 

 

發現自己很喜歡這個地方給自己的第一印象後,佐為開始高興的到處逛著,就連造景邊小池塘裡的金魚都像是在歡迎新主人一樣,看著佐為靠近就一窩蜂的游近。

 

 

讓童心未泯的佐為忍不住高興的就這麼蹲在旁邊看著那些美麗的錦鯉。

 

 

多好啊,光是外面就這麼漂亮,想必屋子裡也十分舒適。才轉過身想繼續往屋內探險的佐為就這麼僵住。

 

 

「你是誰?

 

 

本來在內室默默的思考著當初和SAI下的那局敗棋到底還有沒有逆轉機會的塔史行洋,總覺得庭院裡好像有奇怪的聲響。

 

 

而小亮早就過了會在庭院裡高興的手足舞蹈的年紀,怎麼還會聽到高興的到處跑來跑去的腳步聲?

 

 

沒想到庭院果然有人,而且還不是小孩穿著狩獵裝,真是詭異。

 

 

行洋悄悄的靠過去,正要彎下身

 

 

「啊!!」才一轉身就被放大版的塔史行洋嚇的都要魂飛魄散的佐為一聲驚叫,隨即重心不穩的向後就要掉進一堆張著大嘴準備吃點心的錦鯉裡。

 

 

塔史行洋見狀順手一撈,佐為就這麼倒進塔史行洋的懷裡。

 

 

「小心點。」穩穩的支撐著倒下的佐為,行洋也因此看到了佐為的樣子。

 

 

一點沒有現代人那種被塵世污染的氣息,真的稱的算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卻也沒有那種什麼都不懂的愚蠢樣子。

 

 

一雙鳳眼此刻透著一股可憐的無助,居然讓行洋覺得很可愛。

 

 

自從兒子小亮長大後,自己已經很久不會有這種心情了,這人到底是誰?

 

 

「謝謝」驚覺自己居然會被嚇到往下跌,於是很難為情的乾笑著站穩。

 

 

不過說起來這裡不是天堂嗎?

 

 

想不到天堂居然有人的聲音這麼向塔史行洋耶!

 

 

記得自己剛離開阿光的時候,塔史行洋明明只是引退而已啊,身體應該還很健壯不會再天堂才對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沒錯,佐為決定好好的看看這位先生到底是誰?

 

 

「塔塔史行洋?!

 

 

又再一次驚訝的向後退,不過這次學乖了,佐為換了個方向退向花園的地方。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看清楚這個救了自己的男人之後,佐為驚訝的直指著對方的鼻子問。

 

 

難不成他真的也掰掰?

 

 

原來次從上次住院以後身體就這麼差啊想著想著,佐為不自覺的為這個充滿著才華又號稱五冠王的棋聖嘆息。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

 

 

對於眼前這個美麗卻又不食人間煙火的可愛男人,塔史行洋居然沒辦法對這個擅自闖入自己家裡的行為生氣,只是覺得有點無奈。

 

 

「這裡是我家,我都沒追究你怎麼闖進來的了。」

 

 

交叉著手,看起來確實是不怒而威,一雙精於判斷棋局的銳利眼眸緊緊的盯住佐為,看著佐為由不得緊張起來。

 

 

想不到塔史名人就算上了天堂還是這麼恐怖的感覺不過自己可也是追求神乎其技的男人,還打敗過他呢!沒什麼可怕的!!

 

 

「這這不是我以後要住的地方嗎?

 

 

疑惑的佐為搞不懂,既然不是自己的家,那為什麼上天還要打自己丟到這裡來?

 

 

於是就算自己再怎麼有自信棋藝比塔史行洋好,擅自闖進別人家裡,氣勢上就弱掉了。

 

 

聽到佐為的回答,一瞬間讓塔史行洋有種自己是不是愈到看起來很正常其實心裡有問題的人

 

 

「我是不知道你將來要住哪?不過可以確定不是住這裡。」

 

 

雖然有點可惜眼前這個男人的精神問題怪怪的,不過塔史行洋也不想去找他麻煩,揮了揮手意示他自行離去後,轉過身就要進去屋內。

 

 

「怎麼這樣

 

 

佐為低著頭看著美麗的含果草地面,很落寞。

 

 

沒想到自己死了之後不得永生得一直在人間徘迴就算了,就連終於到了天堂都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一思即此,佐為難過的淚就這麼掉了下來。

 

 

他好想阿光,就算在這裡看到認識的人又如何?

 

 

就算下過一次棋又如何?

 

 

當初的自己是靠著阿光的幫忙才有辦法下棋,也沒有人見過自己

 

就算認識塔史行洋又怎樣?

 

現在他根本就不認識自己

 

 

 

 

究算已經決定不去看那個美麗又有點瘋癲的男子,不過耳力極佳的行洋還是聽見了佐為那寂寞的喃喃自語,又忍不住轉過身去望了一眼。

 

 

正好看見佐為可憐兮兮的就這麼蹲在草皮上面埋著頭啜泣,好像還聽見他喊著阿光阿光

 

 

於是行洋說服自己只是在幫助人,他走過去拍了拍的佐為的肩。

 

 

「進來。」

 

 

反正讓這傢伙就這樣離開,依他這身裝扮還會再嚇到不少人

 

 

不如自己就好人做到底,讓他換掉這一身在回家好了。

 

 

雖然自己的衣服對他來說會有點寬鬆但總比穿著平安時代的狩獵裝到處跑來的好。

 

 

「塔史行洋?

 

 

抬起頭,佐為淚眼汪汪的看著突然很高大的男人,他終於覺得自己很可憐了嗎?這樣是要收留自己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