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6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噢!今夜這裡有鬼2.(完)H有慎入

 

也許是想到這下子新節目終於有內容可以拍了,又或者是一回家說不定等不了多久就可以見到堅哥正在客廳裡翹腳、喝啤酒看電視,何弼學整路的心情隨著離家越近是越愉快。
 
上揚的嘴角和笑得圓圓眼都瞇起來的樣子,看得路人還以為這看起來一臉宅樣的死大學生是不是終於把到妹可以過情人節了呢。
 
離家十分鐘的路程在何弼學心情愉悅的情況下,感覺不到幾分鐘就到家了,迫不及待的一開門。
 
「哼…」
 
這下子,圓圓眼變成兩條彎彎的線,嘴角笑開得快要可以媲美裂口女。
 
該說是他們兩個現在的默契真得是好到一個天怒人怨的地步了嗎?
還是說堅哥的道術已經強到可以簡簡單單的就知道自己心裡面再想些甚麼了!
 
才一開門就看到目標物,連等都不用等。
而且目標物好像早就感覺到自己的歸來,連轉頭看都不看一下,不過抬眉的小動作他可沒有漏看。
 
看來他一定是不想承認是回來等我的啦!!
 
一邊拖鞋一邊觀察著殷堅的小動作,何弼學差點自豪的就在門口仰天大笑三聲,哇哈哈哈!!
 
「堅哥。」
 
不過一會還要拜託這個死要錢的錢鬼免費替自己找有愛情故事的特輯內容,一定還有一場”仗”要打。
 
才拖完鞋,何弼學整個人就異常乖巧的貼到殷堅的身邊去,要替殷堅馬殺雞。
 
老早就對何同學不管是身、心都摸得透透徹徹得殷堅來說,他這點小技倆會不知道他又想做什麼了?
 
不過難得何同學這麼主動要替自己按摩,就當作是在收房租的利息,殷堅倒是舒服的哼兩聲也不說甚麼的就讓何弼學繼續瞎忙。
 
十分鐘後。
 
「那個…堅哥…」眼看自己一回來就犧牲跑到廚房翻冰箱的時間,這麼辛苦得替堅哥做馬殺雞,堅哥居然吭也不吭就這麼讓自己按這麼久?!
 
「說吧,又再搞什麼鬼了?」
 
看到何同學整個人湊到眼前,滿臉無辜的樣子,殷堅開始嚴重的考慮自己是不是需要多做一些對可愛小動物可憐眼神的抵抗訓練…。
 
「堅哥,你的靈力是不是又更厲害了啊!居然知道這次我們的節目確實又要”搞鬼”耶!」
 
看到殷堅每次被自己拜託後必出現的無奈眼神,何弼學知道自己又成功的說動這個錢鬼了。
 
於是習慣性的開始先給堅哥戴頂高帽,反正就算帶得太高堅哥的靈力有一天還是會強到,連帶好幾頂高帽都比不過的地步。
 
「哦,又要找你去拍靈異節目了?」
 
聽到這個消息,殷堅終於有點反應。
 
其實他一點都不希望何同學再去搞什麼靈異節目,畢竟他那個雷達體質實在很危險,萬一又去撞上什麼雜七雜八的…還好處理得就算了,萬一去惹到什麼鬼王之類的就難喬了。
再說如果又被附身,自己也不再是以前那個活死人只要吻吻何同學,不只驅鬼還可以順便進食
 
「是啊!只不過最近來個什麼西洋情人節的,上面交代要做情人節特輯…」
 
說著說著好像說到傷心處一樣,何弼學整張臉很配合的就這樣皺起來,一臉哀怨。
 
「然後呢?你想我怎麼幫你?」
 
視線從電視上整個專注的移到何同學身上,他到要看看這次何同學又要捅什麼簍子給自己補?
 
「啊,這個嘛!就是找幾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鬼故事來拍拍嘛,然後抓幾個靈異的畫面出來…像是白衣女子午夜苦等情郎之類的。」
 
何弼學兩隻圓圓眼頓時睜得老大,緊緊盯著殷堅,就怕漏聽了還可以讀唇語,是說…他其實根本不會唇語。
 
殷堅看著何弼學的眼睛讓他頓時想到從前一首兒歌…一閃一閃亮晶晶,掛在天上放光明啊!!
然後聽完何弼學的計畫,殷堅整個很想往他的何同學頭上ㄇㄞ下去。
 
「白衣女子午夜苦等情郎?!你到不如找個人穿白色的午夜去站著給你拍拍就算了!」
 
我的老天,看起來他們家何同學最近是不是偶像劇拍過頭了?
 
居然會有這種…見鬼了得爛點子。
 
「所以才要問你啊!你當殷家的當家主這麼久了,處理這麼多事…忙得好幾個禮拜都沒看到人,肯定有處理過類似的案件吧!」
 
知道堅哥已經幫忙定了,何弼學整個人不再諂媚的貼在殷堅身上,他決定朝他已經想好久了的冰箱前進。
 
「鷲已經做好午飯了。就算有我也忘了。」
 
早在自己一回到家,殷堅為了能夠讓自己和何同學有點屬於兩個人的時間,把鷲給收了起來。
 
而鷲早就準備好的午餐正熱騰騰的擺在餐桌上等著殷堅和何弼學。何弼學也很習慣每當家裡只有自己和堅哥的時候,鷲就會自動自發的不見,要不然依他和堅哥的個性,家裡處處都是床啊!
 
就算是式神可能也會害羞吧…應該。
 
視線被從冰箱轉往餐桌的何弼學,拉開椅子整個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滿滿的一桌子菜上面。
 
真是怪了,今天這桌好像比起一前還要豐盛
 
「哇,堅哥桌上有巧克力耶。」
 
已經吃的幾乎八分飽的何弼學這時才發現餐桌上一直有一盒包裝精美的不明物體,那個就算沒有好奇心依然會害死貓的何弼學二話不說直接拿了就拆,赫然映入眼裡的是兩顆外層包了滿滿的核桃顆粒的巧克力。
 
何弼學整個臉上頓時堆滿曖昧的笑容,吃飽喝足了就是要來逗一逗他家這害羞孩死要面子的那口子。
 
殷堅整臉佈滿了黑線
 
早知道就不要學那些年輕人搞什麼情調,直接趁把何同學搞的天翻地覆的時候當作是給他補充體力的食物讓他意口吃下去不就好了!
 
其實,何弼學完全都沒注意到那盒巧克力的時候,殷堅還鬆了一口氣,只是現在
 
「過幾天老家那裏會很忙,我沒空回來。」
 
對著何同學滿臉好像找到什麼奇觀的表情,殷堅總覺得會不會等一下何同學就拿起DV要拍了?!靠,他要真的敢這樣一定給他個五雷轟頂…
 
「哦…這樣啊。」還是滿臉賊笑,何弼學拼命的盯著殷堅的表情。
 
啊,開春沒多久就見到這麼稀有的畫面,將來會不會再也很難看到了呢?
 
一瞬間何弼學真的也想衝回去拿他的寶貝DV來拍攝,只是一想到堅哥很可能會惱羞成怒的把自己的DV一個咒語劈的DV連修都不用修!
 
盯著何同學那滿臉的詭異笑容裡面還帶著一點失望,三條黑線頓時落在殷堅的額頭上…。
 
「所以這是補償囉?」
 
晃了晃手裡的巧克力盒,裡面其中一格已經空蕩蕩,有一顆已經進了何弼學的五臟六腑。
 
對著一臉討債樣子的何同學,殷堅幾乎忍俊不禁。
 
「還不算。」
兩隻手臂交錯在胸前,殷堅一副很認真的在考慮何弼學所謂的補償。
 
「這麼說,代表你有準備囉!在哪?在哪?...好難得喔,今年的堅哥終於開竅了…」整個人聽到有禮物,何弼學興奮的手上那盒”貴鬆鬆”的巧克力也不管,茶几上擺著就到處翻著殷堅所謂的補償,大驚喜。
 
何同學開心是開心,可是最後那句如果不要加,等等才會更驚喜嘛!
 
看著獵物逐漸往自己佈的網中心----臥房前進,殷堅起身無聲的往何弼學身後靠近。
殷堅這棟小公寓幾乎都被自己給翻遍了,打開兩個人的臥室,裡面也沒有任何大禮物擺在顯眼的地方的跡象。
 
何弼學有些惱的想轉過頭往那個還坐在沙發上抽菸的殷堅看過去,只是一眼望去沙發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個凹痕。
 
「堅哥?」
 
搞什麼鬼啊?禮物都還沒送人就跑了!
 
一定又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畫破空間跑掉了。
 
還想說今年的堅哥真好啊,居然送巧克力給自己,又說還有個大禮
 
「想什麼?」從何弼學身後攬腰環抱著。
 
早在何弼學轉身看沙發的時候,殷堅很快的躲進已經被打開了的臥室裡,看何弼學滿臉的失望和錯愕,讓自己竟然一點的不想等他有什麼驚喜…他不想整個送驚喜的過程讓何同學有一點難過。
 
…!」沒想到身後有人的何弼學被人突然從後面一抱,嚇的整個人倒吸一口氣,因為尖叫就太不MAN了。
 
「堅…堅哥…」雖然被下了一跳,不過那熟悉的氣味襲來,很快就讓何弼學放下心來,只是殷堅嘛!
 
很快的何弼學又想到其實在這個家裡除了殷堅可以這麼做之外,也沒有什麼壞人或雜七雜八的東西進得來了,畢竟當了殷家的當家主,道術足足增進了好幾倍,整個樓層都是咒語的有效範圍,而吳進和姑姑結婚之後為了方便自己老婆不要再跑來跑去,所以讓他們住進了同一棟公寓的其中一樓,依吳進的財力保全更是滴水不漏。
 
「你去哪?大禮可是在這裡喔…」低沉的嗓音誘惑的在何弼學耳邊響起,殷堅把何弼學整個人往床上丟,難得的騎乘式姿態俯瞰著他的獵物。
 
「這什麼大禮啊?!要也是你把自己送上來給我吃啊!哪有我給你吃的道理…」話是這樣說,不過被壓住的何弼學倒是一點也不緊張,兩個一深一淺的酒窩倒是又跑了出來。
 
「有什麼關係,今年我先,明年再換你。」
 
低下頭,殷堅安撫著低語,然後順勢貼上何同學還想繼續聒聒亂叫的雙唇。熟碾的回應著殷堅的吻,何弼學也放棄繼續抗議,兩隻手主動的勾上殷堅的脖子,輕輕的晃著自己的下身,試圖讓殷堅比自己先亂了氣息。
 
「唔…」
 
對著何弼學的主動,殷堅忍不住想,最近是不是真的太忙了,很久都沒有和何同學碰面…。
 
吻著吻著,不知道甚麼時候兩個人都已經坦承相見,殷堅看著那個被次都吻得好像快沒氣,可是偏偏又愛比看誰撐最久的何同學,忍不住笑意。
 
「笑什麼啊你…」微微得還喘著的何弼學脹紅著臉不服氣的叫罵,只是一對上殷堅那對溢滿寵溺的眼神,何弼學又罵不下去了…什麼嘛!
 
紅著臉,看著堅哥又靠上來朝自己的脖子上啃咬,手不安分的在兩腿間探路,何弼學不甘願每次自己好像被堅哥玩弄於股掌間的感覺,手直接往下探,抓著堅哥的堅硬開始上下套弄。
 
「嗯…」
湊在何弼學頸邊的殷堅鬆了原本試圖在何同學脖子上留下吻痕的嘴,低喘,這讓何弼學非常的有成就感。
 
只是過不了多久,殷堅隨即回過神讓自己的兩指毫不客氣的直接往那個秘地長驅而入。
 
「堅…哥…啊…」
 
張口急喘,可惡的殷堅,居然不說一聲…好…好痛啊!
 
殷堅看何弼學痛得連還試圖挑逗自己的手都放下緊緊抓著床單,圓圓臉大大眼皺的像顆包子一樣,讓殷堅心疼得讓手指繼續抽動的動作停格,湊身前去吻著何弼學,另一手還不空閒的抓著何同學的硬挺溫柔的撫弄,想讓何同學放鬆。
 
「何同學,放輕鬆一點…」殷堅皺著眉,想把手指從何弼學那裏抽出,只是可能何同學真的很痛,那裡緊的是進退兩難。
 
「嗯…啊啊…」原本因為殷堅的溫柔而讓何弼學漸漸的放鬆身體享受著接吻的感覺時,身體裡突然漫起熟悉得酥麻感,緊湊又瘋狂讓何弼學控制不住的放聲呻吟。
 
再也忍不住的殷堅心一橫,快速的抽出在和同學身體裡摩擦的手指,滾燙的硬挺就這麼底在入口處一點一點的深入。
 
為了幫助前進,殷堅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一條潤滑液就這麼一邊抹一邊挺進,熱熱冷冷的溫差一下沒一下的刺激何弼學,耐不住的一邊扭動著腰部,也不知道是想掙脫還是等不及。
 
「啊嗯…堅哥…」
 
下身被充實得緊緊的快感讓何弼學不知道是歡愉還是痛,只是眼睛花花的一直有眼淚跑出來。
 
迷濛的看著堅哥努力的挺進,挺半天還沒有全部進來…何弼學輕輕的就著還有一半的殷堅在自己體內的姿勢手撐起自己的身體,整個人抱著殷堅緩緩的往下坐…
 
「啊…」兩個人同時忍不住的輕喊。
 
殷堅完全沒想到原來他們家何同學這麼有骨氣啊!
居然這麼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何弼學的包子臉倒是又出現了,整個人都在怨恨自己怎麼這麼白目
 
「嗯啊啊啊,堅哥…慢點…嗯…」
 
進了全部的殷堅終於耐不住性子,抱著何弼學的身體不斷的往上頂。
 
「阿學…」在何弼學耳邊輕輕的喚著只有兩個人親密時候的稱呼,殷堅終究還是受不了騎乘式的把何弼學往床上放,架高他的腿放在肩上,放縱彼此的慾望。
 
歡愛過後,殷堅就像所有的男人一樣抽起事後菸來,原本會抽菸完全是為了恢復體力,現在抽菸卻只是因為習慣。
 
空下來的手輕輕的替何弼學順著被汗浸的濕淋淋的頭髮,一直都是冷漠而毫無感情的雙眼,這時卻被溫柔和稱為愛情的情感充滿著,能夠享有這個被這樣注視著的特權的,也就只有這個圓圓臉大大眼的何弼學。
 
「堅哥,這次我就不堅持一人一次了…」
 
筋疲力盡的何弼學努力的撐起上半身,然後整個人就攤在殷堅的腿上動也不想動,看起來實在像變相的撒嬌。
 
「嗯?」
 
每次都在完事後就嚷嚷著要一人一次才公平的何同學這回還真是難得啊!
 
殷堅挑眉看著這個正在試著撒嬌的何同學,只覺得很想笑,就算沒把自己用的這麼可愛又可憐兮兮的樣子,他還是會百忙之中幫他一把的啊!
 
不管怎麼說...手腕上那個像婚戒一樣的刺青正代表著他們會互相扶持走過一生的證明不是嘛!
 
「所以,幫我找個愛情鬼故事啦!」
 
何弼學不知死活的抱著殷堅光裸的大腿不停用頭磨蹭著,柔順的頭髮不經意的擦過殷堅的敏感部位。
 
殷堅熄了手上的菸,一個翻身把何弼學壓在身下威脅。
 
「何同學不要太過分囉!還是說…你很想再來一次?在當作是酬勞。」
 
「堅…堅哥…我我晚點還要趕去電視台…下次…下次啦。」
 
被壓制住的何弼學看見了殷堅眼中閃爍著不明的光芒,同是大色胚的直覺告訴他,要是在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他恐怕要跟電視台請假了。
 
然後整個製作小組會殺來他家跟他哭訴標哥有多恐怖又多像前幾個晚上去荒廢的軍營裡拍到的鬼上校…再然後看到他自己被累的攤在床上起不來的窘樣。
 
一思及此,嚇的何弼學用力推開正準備對自己上下其手的殷堅,衝到浴室把門反鎖。
 
「我要準備去上班了啦!」
 
留下殷堅一個人靠著床頭哈哈哈的大笑起來。何同學果然忘了只要自己想,手一揮浴室再怎麼鎖都還是會自動打開的啊。
 
看起來今年就算又沒有過成情人節,不過只要何同學這傢伙在的一天,都可以讓他開心的每天都像情人節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