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6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英雄傳說-空之軌跡FC 約書亞X奧利維爾-4-

「奧利維爾先生,飛行船已經到達目的地了!您是要現在下船嗎?」 飛行船裡的服務人員看著那誇張的大床被拉下的床帳掩住,再加上整艘船裡找不著另一名乘客約書亞,大概已經猜想出一二。 只是,不知道那先生還有沒有辦法下船… 「我現在就下去。」奧利維爾毫不考慮的直接回應著。 他當然知道這個飛服員在想些什麼,約書亞現在全身光裸…連床都下不去了,更何況是船?! 但是,這是他的約書亞,他的美麗愛人…有自己在,下去的方法多的是。 「啊…」飛服員在心裡驚叫,這畫面實在… 客客氣氣的站在房門口等著預料的奧利維爾一個人出現,沒想…他出現是出現了,但手裡卻還多了個負擔。 那個負擔被從頭到腳嚴嚴實實的被床巾包覆著,連一絲肌膚都見不著。 只見著奧利維爾抱著手裡的美人,小心翼翼怕是怕吵醒手裡的寶貝一樣…緩緩的下了船,進屋去了。 看著奧利維爾的細心仔細,飛服員輕輕的在內心裡默默的祝福著兩人。 「我們到家囉,約書亞…」 端詳著懷裡熟睡著的美人,奧利維爾不捨得直接叫醒他。 只是擒著笑,默默的要將他帶上樓去。 「等等。」一聲熟悉冷酷理性的聲音自穿堂傳來。 其實奧利維爾早就料到他大概會在那裡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的,只是…他不否認自己是個見色忘友的男人。 而那老愛替自己擔心那些有的沒的的的朋友,等會再回過頭來看看他究竟要說什麼?總之,現下是手裡的美人重要。 「你!...」看著奧利維爾小心翼翼的呵護著手裡的男子,穆拉知道那是誰,早在那傢伙到了利貝爾一趟之後回來,就一直聽他在耳邊碎唸著他遇到了哪個男人是美的如何如何,黑髮有多柔順、琥珀色的金瞳有多閃亮…等等的。 也早受夠了他老說總有一天怎樣怎樣的拐他到懷裡…只是聽說是個挺難搞的腳色,沒想到還真給他給弄到手了。 他不得不承認或許那個自戀狂是真的很有魅力…。 「你現在把這傢伙帶回來是怎麼回事?難道你不想解釋一下?」穆拉知道事以致此,來不及阻止…只能要求那個還在像孩子一樣的用著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那像個易碎物一樣的喝護著的奧利維爾,稍微做點解釋。 「像你看到的一樣,他跟我回來了…」 難得的,奧利維爾正經起來了! 看著好友難得的正經,雖然不會維持多久,但是這表示這次他帶這個男孩回來的背後目的肯定不會是什麼芝麻小事! 「我們到客廳裡去說吧!」對著奧利維爾的一臉凝重,穆拉無奈的神情消退,換上了那偵查事情背後目的的嚴肅神情。 「你說,約書亞要你替他查清楚結社的細節?」 大概聽了奧利維爾將他在利貝爾的最後幾個禮拜的事情做個總結跟自己說了一遍,然後知道了他倆在飛行船上的口頭契約。 「嗯。我還不知道他究竟要知道的這麼仔細是為了什麼?不過…其中一項應該是想報仇吧!」奧利維爾回想起當時,約書亞在將他和結社的過往說盡的時候,約書亞那近乎悲悵的神情。 他心疼,恨不得自己能夠替他也分擔點這種心傷。 「我在帝國政府裡的極機密資料裡,有看過…但那似乎是個以專門修復人心的單位…」看在你這麼認真的份上…。 穆拉看了眼奧利維爾那難得的苦瓜臉,也清楚了他的決心,身為這損友的朋友…早要有隨時替他收爛攤子的準備。 雖然說這次實在說不上什麼爛攤子,不過畢竟是他自願去倘這淌混水的… 「哼!掛羊頭賣狗肉的鬼集團,根本就是以竄改人心來控制人,藉此製造最強武器的…約書亞就是他們製造出來的最強武器…」 奧利維爾捂著臉,實在不想再認清這個事實一次。 「還輪不到你沮喪!」穆拉突然恢復了以往總是嚴格的監督奧利維爾工作的神情,突然站起來就要前去拖他的領子。 「?!」奧利維爾一驚,隨即怒視著那一直以來就算他打自己一巴掌,自己也還是會笑著問為什麼的男人。 「事情總會解決的,你給我來看看自從你給我跑到利貝爾去之後就沒過目的公文…已經快成塔了!」 對著奧利維爾的瞪眼,穆拉只是溫柔的笑了一下,繼續拖著他的領子朝書房去。 「穆拉…謝謝你。」連走帶跑的,奧利維爾任自己被穆拉拖著往書房去…既然穆拉都說了,事情總會解決…那就代表著他肯定會傾全力來幫助自己調查關於那結社的事情。 奧利維爾的臉上出現了某種詭計得逞的詭異笑容。 穆拉看著自從帶了約書亞回來之後就變的十分反常的奧利維爾,所做的事情全都像是他的胳臂給拐了個彎一樣... 不是他的作風! 剛剛的別算數好了,這傢伙現在居然認份的在批公文?! 想不到一個約書亞的作用有這麼大,要是再來幾個約書亞.... 一向了解奧利維爾到了骨子裡的穆拉,不知是被今天的奇蹟感到太過於驚訝還是怎樣的...奧利維爾那極富寓意的笑容他居然忽略了! "穆拉!" 才在房間裡享受著難得的恬靜,沒想還不到半個鐘頭...奧利維爾的呼聲自書房疾速傳入他的耳朵。 唉...這是命嗎?穆拉無奈的哀悼著不到三十分鐘的安靜。 "穆拉!埃波尼亞新建的利貝爾大使館成立,你怎麼沒告訴我?" 奧利維爾臉上的神情實在是複雜的可以。 因為,這次的大使館建立後…進駐裡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在不久前才讓自己和約書亞他們對上了的男人---理查上校一行人。 上次的對決後,奧利維爾一直對理查上校有著很深的印象,那種接近偏激的愛國情操…雖然讓人難以承受,但畢竟還是會為此感動,再說自從那次事件之後,就不再有任何利貝爾內部的消息傳出,似乎是在忙著新女王的登基典禮之外,不外乎卡西烏斯要重新整頓利貝爾的軍隊,這些事情反反覆覆的在進行著,記者們再怎麼厲害…這種已經報到不再是新聞的舊聞實在沒有報的理由,所以通訊雜誌上也不再有像前陣子一樣有這麼多的內幕可以爆料。 而,既然大使館裡進駐的是理查,在怎麼說都是交過手的人…到了最後也都已經冰釋前嫌(算吧?),沒道理不歡迎他去拜訪拜訪的(是八卦才是)… 「是你自己公文積這麼久不處理,這件事早在兩天前就已經公開,大家都知道的事了。」 穆拉看著那一臉就是發現新大陸的神情,決定不再為了猜想那傢伙心內在打什麼鬼主意的關係而讓自己腦細胞莫名死一掛,於是,決定等到他真捅出了蔞子之後再說了…。 「穆拉…對不起嘛~都是我害的你這麼辛苦,別氣了…我這就去把公文改一半,再來我要去趟大使館。」 看著穆拉納無可奈何的扭頭繼續看著手裡的書,難得看著好友這樣不理不採,讓奧利維爾心急的趕緊賣乖。說自己要去改公文…但只改一半…。 「改…」 「奧利維爾,也讓我去吧!」 約書亞滿臉紅潤、雙眼朦朧,整個人一看就是剛睡醒沒多久。 顯然的,才睡醒的約書亞一定在下樓之際聽到了他和穆拉的對話。 「約書亞,還累不累?要不要再多睡一會?」 看著連睡醒都可愛的想讓人咬一口的約書亞,奧利維爾忍不住想到幾個小時前自己施加在他身上的濃烈愛意,深怕他第一次會太過疲憊… 「你要不想帶我去,沒關係!我自己去。」 對著這個老是顧左右而言他,每次都不想正面回答自己問題的花痴,約書亞乾脆了斷的給自己下了決定…雖然有點像自己在對他做沒有威脅性的威脅。 聞言,奧利維爾馬上討好的衝到還站在樓梯口的約書亞面前,牽起他的手…像保護什麼易碎物一樣的帶到那座最寬敞的沙發座椅上坐著,一邊還要為了安撫他那一像冷冰冰,又難以理解的個性。 「怎麼不會帶你去呢?只要你想去的地方,在這個埃波尼亞帝國裡…我都會帶你去,只是…」穆拉看著馬上就對著約書亞亂開支票的奧利維爾,一雙銳利的視線直盯像他的後腦杓… 「只是,先陪我去改公文吧…」沒改完,我不能去…。 這話,奧利維爾為了維持在約書亞心目中一貫優雅大方的形象,沒有說出口,只是… 約書亞像是看懂了一般,嘴巴上的弧度慢慢的浮現。 就差這麼一點…他就笑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