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WC: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55176/
本家:http://www.eidolonrib.saw.tw/wordpress/
  • 246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之間-(少年陰陽師 紅蓮X昌浩BL 同人文)全

「他是誰?」 這是一隻有著兔子般的純白色皮毛、長耳朵,狐狸一樣的身子加長尾巴,脖子則圈著一圈焰紅邊毛的妖怪, 在昏迷的將近兩三個時辰後醒來的第一句話。 他認識坐在身邊的女人。 十二神將的勾陣,而自己則是裡面的騰蛇… 他都還記的他的夥伴們,可偏偏… 眼前這個還在沉睡的男孩,讓他在醒來第一眼見到時就有種胸口緊緊揪住一樣的抽痛。 「晴明的孫子…」 奉命陪在紅蓮和昌浩身邊的勾陣,看著應該是要在紅蓮醒來之後便激動的詢問自己昌浩情況的畫面… 但現在這樣,紅蓮一清醒,並不是擔心和著急而是疑惑。 真不知道既然會有這樣的結果,為何當初昌浩還要犧牲自己的生命來讓紅蓮復活? 難道昌浩在看見不再認識自己的紅蓮不會感到心痛? 難道紅蓮在發現自己竟然遺忘了自己曾經細細呵護的男孩,他不會怨恨自己嗎? 「小怪!」 正坐在浦團上研究著占星儀,穿著單衣的少年輕輕的喚著從剛剛就一直乖乖的坐在一邊,也不出聲的兔耳狐狸身的妖怪。 這樣一點都不像從前的小怪… 從前的他會在房間裡面不斷的用兩著後腳走動,然後嘴巴裡碎碎念著昌浩不該怎樣怎樣,儼然是老頭子的抱怨… 但昌浩知道這是紅蓮對自己的關心方式。他也喜歡惡口氣的回應,然後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來往… 好不熱鬧。 但現在的小怪,真的就是在執行爺爺給他的任務----保護自己。 一點也不再像以往一樣,他不會再抗議自己不是妖怪,不想叫”小怪” 這個名字,也不會在叫他”晴明的孫子”,更不用說是爬到他的肩膀爬上爬下的玩著。 「最近的的占卜,好像一直都怪怪的,明明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可占出來的結果又都是萬事皆平…」 昌浩的眉間輕輕蹙起,兩個充滿疑惑的眼神望著冷坐在一邊的小怪,希望他能夠再像以前一樣給自己一個有用的建議。 但… 「你應該是去和你爺爺一起討論會比較好吧!」 又是這樣,雖然小怪在恢復成騰蛇的模樣時外表和從前一點都沒變,但心底下好像早就忘記自己的存在,忘記了自己和他初見面時鬥嘴的有趣情景,也忘記了曾經答應過要幫助自己成為比爺爺還要強勁的陰陽師這件事。 「小怪…」 昌浩失望的低下頭。 說真的,他好想念從前的日子。 他試著想讓小怪想起他倆之間的種種,他會像以前一樣抱著小怪舉的高高的說心事,然後自己把小怪放在肩頭,睡覺的時候也故意讓小怪壓在自己身上,他想…說不定哪天,小怪會感覺到自己對他的真心,會感覺到他倆從前的親暱。 「小怪,今天在陰陽寮的時候,聽說成行大人要成親了耶!真的是一個好消息…從前你還曾今在他的肩頭上惡作劇呢!我把你抓下來之後,你竟然還說他太遲鈍!」 昌浩像是在做例行公事一樣,在睡前抱著小怪,說著今天一整天發生的事,然後一邊聊天… 雖然大部分只能算是他在自言自語。 「紅蓮啊!這麼晩了,你應該要好好的待在昌浩身邊才是啊…怎麼還到我這裡來呢?」 才剛換好單衣也正想入睡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看著被自己派去照顧他可愛小孫子的紅蓮靜靜的走進來,一定有什麼事想說。 「晴明,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自從復活後,就不多話的紅蓮以小怪的姿態坐在榻榻米上,看著曾經是他的主人的晴明,他一定是忘記了很多的事… 不然,每次昌浩他總是抱著自己… 雖然是笑著在說心事,但他可以看見他神情裡的淚。 他卻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他覺得自己好沒用。 「很重要的事?原來從前的那些記憶對你來說很重要啊…」 晴明又是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為過去記憶所苦的紅蓮,看來不敢他究竟有沒有擁有那段痛苦的記憶,他還是會感覺自己的內心深處在抽痛。 昌浩啊…紅蓮很重視你呢! 從前的他是因為差點殺了我的回憶痛苦,現在的他是因為失去和你相處的過去回憶所苦。 「你很想知道嗎?過去的日子裡,你和昌浩的點點滴滴…」 晴明狡桀的笑被慈祥取代,他摸著紅蓮的頭…很柔和的問著。 他也知道昌浩雖然因為自己救回了紅蓮的性命而快樂,但也因為紅蓮的失憶痛苦不堪… 他這個做爺爺的怎麼會沒發現呢? 「我想知道,我不想…」再看他看著自己的眼眸裡只有源源不絕的淚…。 紅蓮沒把話說完,但他相信晴明了解。 「我可以讓你去看從前的回憶的,只是…你並不能再感覺到當時你心裡對昌浩的心情,你只能以第三者的視角來看著所有的一切…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再和昌浩相處一陣子,直到你漸漸能夠再感覺到在陪伴昌浩是一件幸福的事時… 你再來看這段回憶才會有所意義!」 晴明認真也坦白的告訴紅蓮,希望他能夠明白自己為什麼不在紅蓮復活的那一刻就讓他憶起過去,讓昌浩這麼痛苦…。 「唉…」晴明嘆著氣緩緩的躺下,感嘆。 紅蓮這個小子的個性就算忘記了過去,還是一樣著麼的固執、也脆弱。 昌浩啊昌浩…什麼時候,你才會讓他完完全全的敞開心胸呢? 才會讓他變的坦白呢? 「好…我…要成為比爺爺…還強的陰陽師…」 因為每天的早起晩睡,讓昌浩累的每次熟睡總是會作夢,夢裡他卻還在想著紅蓮…。 一進房間就看見睡死的昌浩說著夢話,手腳還手舞足蹈的比著。 每天夜裡,紅蓮幾乎都可以聽到昌浩的夢話,那些聽起來似乎都是在和一個關係親暱的人對話一樣,雖然有時刻薄了點… 但裡頭的關心仍然滿溢。 「我用我的生命來讓你活著…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啊!紅蓮…」 這是今晚的最後一句夢囈,和以往不同的是… 昌浩的淚竟然順著眼框不停的流下。在紅蓮聽到昌浩叫著晴明給自己起的名字時,他就已經震驚不已… 照理說自己絕對不會隨便給人叫著個稱號的,這是只有晴明才能叫的… 因為他承認他的實力!但這個老是少一條筋的小毛頭,居然知道他的名字,而不是像平常一樣叫他”小怪”,甚至騰蛇。 從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昌浩,我們之間…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過去?」 便身成小怪的紅蓮,輕輕的用舌頭拭過昌浩佈滿淚痕的臉,身體不自覺的竟做出從前自己常做的動作… 小怪的身體成大字型的壓在昌浩的肚子上。 …好舒服。 「嗚…」在接近昌浩出仕的早晨,一陣熟悉的重壓感從肚子上襲來…。 是誰啊…? 自從小怪失去記憶後就不曾在這樣過了,那…會是誰啊? 「抱…抱歉,昌浩…」 昌浩還沒全醒,就已經被這因為害羞而尷尬不已的小怪嚇醒。 他不是都不睡他肚子了嗎? 昨晚… 「小怪,我的肚子很舒服吧~」 他好高興,總覺得小怪漸漸的回來了。 昌浩輕輕的抱起小怪,放在腿間 「今天晚上,我的肚子給你睡吧…」 你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了。 「嗯…抱…抱歉」即使化身成小怪,紅蓮還是忍不住臉上的熱度,反射性的轉過頭,完全忘記了妖怪形象的他是不會臉紅的。 「好了!今天也要像之前一要精神的過完一天!」 昌浩輕輕的放下小怪,直接走到屏風後面,換起衣服來了。 「昌浩…去之前還要記的帶上行成大人麻煩你幫他看的日子喔!」 紅蓮一邊假裝是突然瞄到昌浩桌上的資料,所以提醒他要記得帶…。 昌浩笑了笑「謝謝你~小怪!」 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麼? 他可清楚自己桌上放了哪些東西…自從小怪失去對自己的記憶後,多事情…他都不能老依賴紅蓮了…。 現在,他知道,這是小怪關心自己的方式,何況要不是小怪提醒… 他還真忘記還要帶行成大人委託他替他看的日子呢! 「阿!昌浩~近來還好嗎?最近重建清涼殿的工程實在是不怎麼順利…很抱歉,老是忽略要關心你…」 難得在轉角巧遇昌浩,行成實在是不知道要怎樣面對,明明自己是幫他主持帶冠儀式的人,卻又老是忽略他的成長… 「哪裡~行成大人一直都很關心我的,對了…這是我和爺爺仔細討論之後看的黃道吉日…」 昌浩一邊在衣襟裡面東找找西摸摸,終於滿臉尷尬的拿出一張凹的幾乎不平的白信封。 「不好意思…今早太慌忙的找…」 在經過小怪提醒後的昌浩才想到,他早就不小心把那張白紙塞到哪裡去了,慌忙的和小怪地毯式的翻遍整個房間才在櫥櫃中的底層眠被夾層中… 「嘿嘿…」一想起這驚險的過程,昌浩只能盡他所能的投以他覺得現在最禮貌優雅的微笑。 「沒關係~總之雅子和我能夠順利在您和晴名先生幫忙挑選的日子裏結婚真的是萬分榮幸~」 行成一點也不會介意這種小事,只要他能夠順順利利的和他心愛的雅子順利結婚才是重點。 「雅子…」昌浩剛聽到這陌生的名字,非常不禮貌的重複… 過了幾秒才發現自己的失禮,馬上想用手蓋住自己的嘴 「喔…抱歉,雅子就是我的未婚妻,並不是出身貴族世家、書香門第,所以大家對她都會有點疑問,沒有先介紹是我的問題…」 看出昌浩窘境的行成很貼心幫昌浩建了一條好走的台階,畢竟要不是昌浩幫忙看日子,他實在不放心讓那些能力普通的陰陽師看,更何況… 晴名倆爺孫實在是聲明遠播到連他未婚妻這個單純的鄉村女孩都聽過他倆大名,知道自己認識昌浩之後,便要求要昌浩和晴名給他倆的婚事做安排。 「哦~原來是這樣啊,等會兒陰陽寮那邊還有一些書等著我去歸位…行成大人,我先告辭了!」 看著行成大人一講到雅子就陶醉的忘我的地步,昌浩實在不想打擾他幻想的美好時光,便匆匆離去。 不過,看著行成大人的心情這麼好,肯定很愛那位雅子吧!因為愛到想一生都在一起,所以結婚。 那…他將來也會遇到讓他愛到想一生都在一起的女性嗎? 「昌浩!行成大人身上有股不詳的氣息,你沒有感覺到嗎?」 剛剛和行成大人聊的都忘我了!根本就沒有發現行成大人有什麼不對勁…倒是冷靜的等在一邊的小怪發現了異常。 「ㄜ…小怪,有嗎?行成大人的臉上一直都是運勢極佳的紅潤啊!怎麼會不祥呢?」 真是糟糕,這種樣子要是被爺爺發現了… 他肯定又要在自己面前哎聲嘆氣,然後決定要再重頭教導自己一次…。 不過小怪是在哪裡看到的”不詳的氣息”呢? 「那氣息不在臉上…在身後!」 說著,邊獨自走向陰陽僚。 真是的,他再不走的話,昌浩那個少跟筋的傢伙,肯定又要呆在原地很久了! 「而且,雖然是在身後,卻顯的即細微…」 到底是誰? 能夠將邪氣處理的這麼隱密? 跟上行成又有什麼目的? 「小怪…我們今天晚上去拜訪行成大人家,你覺得如何?」 「嗯…這樣的確是比較好,那就今天晚上吧!你可別漏氣囉,晴明的孫子。」 「別叫我孫子!!」 點頭還不忘調侃一下對方,小怪不知為何就是會去這麼做。 似乎很久以前…自己也曾這麼做過……但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 「怪…小怪?」 明明就很少發愣的…怎麼反而忘記自己以後較常出了神? 看著發愣的小怪,昌浩輕輕的換回小怪的意識。 「嗯?喔沒什麼…」 小怪慶幸起自己沒有因為要陪昌浩出任務就恢復式神的樣子,要不然自己的窘樣一定很好笑…。 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他破天荒的做出自己幾乎少做的舉動----“跳到昌浩的肩膀上亂轉”。 「昌浩…等等,有點怪...明明都已經這麼晚了,居然還不見百鬼夜行!」 自從開始接近藤原宅邸五百里處後就開始不見著夜色出來”散步”的小鬼們,這樣細微的變異讓昌浩不易察覺。 因為前一刻還有許多鬼物們在身邊吱吱喳喳的細語,過不了多久卻許久都不見鬼物。 「怪…?小怪你看那邊!行成大人家之後的房子全都黑掉了…」 還來不及發現紅蓮發覺的怪異就已經驚覺前方的不對勁,前方的房子除了行成宅邸之外,全是一片漆黑,看起來就像是被火燒過一樣… 但是居然沒有一個人如預想中一樣衝著跑出來求救,像是沒事一樣…。 「哼!終於出現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小怪已經從妖怪的形象恢復成式神高大的形體。 「嚇…」眼前的景象讓昌浩幾乎站不住腳。 這是什麼情況?九尾妖狐!傳說中的神奇尾獸…出現在東三條街?! 怎麼會?這難道意味著,一直和各空間保持平衡的尾獸世界崩毀了? 那ˋ除了九尾之外…天阿!他根本無法想像。 「騰蛇…別破壞我的事…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嚇著你了?小夥子!哈哈哈…」 一隻火紅的如太陽一樣刺眼的九尾妖怪,不偏不倚的直立在街道的中央,四周為還若有似無的噴發著團團的小火----出自它身上。 嗓音像是有好幾個人同時發出一樣,攪和在一塊。 說完話便像混進這寂靜的空氣一樣,消失的不見蹤影。 「切!…跑了…」 紅蓮很像是在抱怨失去一個棘手的對手一樣嘟喃著,但眼神卻不由自主的飄著昌浩。 剛剛的景象肯定讓他嚇到了,即使注定一生要看便千奇百怪的陰陽師,尾獸這種介於神物和妖物之間的怪物是很難現身於三界的,他們自命清高,更何況出現於人界…。 「昌浩…你還好吧?」 看著幾乎傻掉的昌浩,紅蓮不禁有些擔心。 「紅…紅蓮,剛剛那個…」 果然,他嚇到了。 看來今天晚上有的鬧了,他一定又要說夢話了,而且比往常更激烈。 那種只有在爺爺書上才看過的怪物居然出現了!而且,他還記的當時爺爺的交代。 『昌浩啊~~~當你遇到這種尾獸的時候,一定要盡其所能的閃避…因為那是連爺爺都不一定治的了的尾獸』 當時爺爺是交代的多麼清楚…。 本來只是當作聽故事一樣的聽聽,因為他碰上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啊! 沒想今天居然…今天一定是他的大兇日,早知道就別出門了。 「騰蛇,還不快帶昌浩回家,晴明急著見他呢」 看起來十分著急的六合,突然的出現在一角的屋頂。 在晴明發現九尾的蹤影的時候幾乎快嚇掉他一條老命,九尾的氣息十分隱密,要不是晴明突然想關心關心昌浩,所以占卜著昌浩的狀況,突然在占星儀上發現不如以往的氣息… 然後又發現妖狐的目標雖然不是昌浩,但畢竟面對著。 「真是的…我這條老命總有一天會給我那寶貝孫子給嚇掉的…」 晴明邊觀察著占星儀上的變動,邊和身邊的式神們捏了把冷汗。 「爺爺,九尾妖狐怎會出現在這裡?」 一路上連接著四五個式神的接應之後,昌浩終於是平安的回到家裏。 晴明的房間裡一陣寂靜,大家也都為昌浩這個問題給問倒了。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 晴明故作輕鬆的一笑置之。 看著現場的人神均為這種事情緊張的不像話,晴明實在快看不下去了。 「爺爺!那九尾是出現在行成大人得宅邸附近耶,行成大人又快成親了…」 昌浩見爺爺好像是恢復了往常的狀態,便也跟著放鬆些。因為爺爺一定是想到什麼辦法了,在不然就是像爺爺說的”盡人事聽天命了”。 但這種想法也只對昌浩有用,各各跟在晴明身邊超過一甲子的式神們,會不了解晴明的內心就盡有多不安? 「爺爺知道你在煩惱的是什麼,但是對手是九尾妖狐…操太多心也不是辦法」 晴明疲憊的從座位上爬起,把寢具從櫥櫃裏拿出邊鋪整邊要昌浩做好準備工作。 「你回去之後,憑你的直覺…看是要占卜九尾的去向,還是行成大人的運勢…在不然,把他未婚妻也占卜看看,說不定能占出個什麼!」 晴明說完便走到屏風後換起衣服,也意識昌浩該回去睡覺了。 「嗚…火災嗎?...好紅的天空…紅蓮…別…」 看著雖然已經熟睡但卻如預料中一樣的作惡夢的昌浩,紅蓮有著無限感概… 這傢伙的個性怎麼這麼容易,就被摸個一輕二楚?明明是自己像是”第一次見面”一樣的和他相處著… 現在的自己,卻好像都可以預知昌浩接下一步想做什麼! 有時候,他都覺得自己的記憶像是快要回復了一樣,但都還缺著一塊關鍵。 「昌浩他到底作了什麼夢?...很痛苦的樣子…」 看著眉間不斷的揪緊,合起的雙眼似乎都閃著淚光…”要是能和他分擔痛苦…”紅蓮輕輕的晃起自己的腦袋。 他開始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了? 就像擺脫不去,剎點殺死晴名這件事無法忘懷一樣。 看著因為受到惡夢侵襲而痛苦的昌浩,紅蓮輕輕的躺在他的身邊,比一般常人還要大很多的手撫上昌浩的頭 「別怕…有我在,別怕…乖…」 紅蓮為了不弄醒昌浩,小心翼翼的將他摟在懷中,讓他的頭枕在他的臂膀上,他希望這樣能讓他好一點… 他發誓,就算犧牲自己他也會保護著昌浩…。 「嗚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紅蓮的意念止住了昌浩的惡夢,只見昌浩就這麼躲在紅蓮的懷裏,越睡越沉。 「小怪,我的乌紗帽還有歪掉嗎?」一大早,昌浩邊起床梳洗、換衣服。 因為他一直在為到底要穿什麼顏色的狩衣去參加行成的婚禮苦惱。 直到剛才,昌浩才好不容易的穿整好。 「再調下去…不歪都歪了!」等在一邊的小怪已經不耐煩的用雙腳站著,兩隻前肢像人一樣的交叉著。 儘管每次自己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昌浩總會說一點都不符合動物會做的姿勢… 自己本來就不是動物啊~~~。 「小怪,走啦!別在抓你的頭了,看~毛都亂了」 終於整理好的昌浩看著在一邊好像在為什麼事煩惱的抓著頭的小怪,抱起他摸著頭調侃著。 「反正,他們又看不到我…」 像是鬧脾氣一樣的小怪,輕輕的咬了一下抱著自己的手。 「但是,我看的到!」 昌浩任由自己的手指讓小怪洩憤似的啃咬。 小怪也只是好玩的輕囓著。 在一陣賀喜的祝賀聲中,整場婚已的重頭戲---新娘,終於登場了。 全身的白衣、只屬於新婦的低垂眼神、輕點的紅唇和不須過多粉就顯的白皙的皮膚相互映襯…昌浩不禁覺得… 就算是章子也比不上吧! 新娘出現後,全場的注意力都被新娘吸引,男人們開始拿自己家的糙糠妻和眼前的新婦作比較,然後忌妒起行成的好運,女人們則是輕輕拿起小包裏的鏡子,想看看自己有沒有哪點是和這個美貌的新娘一樣的… 「昌浩…昌浩!」 全場的氣份開始越發不再是婚禮那種喜氣洋洋…而是充滿在場的怨妒。 小怪看著全場的不對勁,又發現昌浩似乎也被吸引過去,他喊著昌浩的名字,拼命的喊著。 「小怪,她很美麗對不對,比章子還要美…好想去把她搶過來喔…」 昌浩的眼神越來越迷離,對不住焦點…。 「哼!我還在想,既然行成的宅邸竟然沒有影響很可疑…果然是你,九尾!」 小怪額上的四葉一陣發紅之後,顯現出式神的樣子抱著已經失去自己意識的昌浩。 四周燃起那足以燃燒萬物的火焰,挑戰的意味十足。 「我說過的騰蛇,只要別來破壞我…」 眼前原本嬌弱如花的新娘,慢慢的顯像出九尾的原形。 「哼!!那是因為你誰不去誘惑,偏偏誘到了昌浩的監護人…我可是很不喜歡管這些閒事的!」 現身成式神原形的紅蓮,雙手交叉在胸前不屑的說道。 「紅蓮...你在做什麼啊?這樣會嚇到新娘子的!」 還陷於幻術裏的昌浩,看著身邊紅蓮現身成式神樣子,深怕會嚇到行成身邊的新娘,口氣有些惱怒的責怪著紅蓮。 看著被一個妖怪迷的團團轉的昌浩,紅蓮心中不知道為什麼,竟有一股衝動…再不想聽這九尾廢話,直接滅了它! 他的昌浩實在不適合這樣啊!...”他的昌浩?!” 腦中的思緒突然的讓紅蓮感到震驚,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他的?! 昌浩一直以來都屬於安倍家,他怎麼會這樣想? 「小子,你對這個小傢伙產生感情了嗎?」 雖然身處另外一個世界,但對於看透人內心的世界的功力… 他可是一等的,更何況眼前這個式神已經對凡人動的情,對現今的自己來說,是更容易看透的。 因為他自己也深深的愛上了他身邊的這個男人----行成。 最開始發現那份情感時的尷尬和不可思議,他可是通通經歷了。 直到他決定接受、面對愛上凡人的自己,甚至不惜破壞三界的平衡來到人間下嫁凡人。 「…你和他還有更深的淵源呢…只可惜你已經忘了,要不然…」你不會到現在還沒發現自己的心情。 這句話九尾偷偷的藏在內心裡,沒說出口。 因為,如果他想要和行成在一起的話,還得這個少年和式神願意睜隻眼閉隻眼。這是他的籌碼。 「…哼!淵源?你倒是說說看,我騰蛇和這大陰陽師的孫子會有什麼淵源?」 一方面是想知道,一方面則是不想輸。 輸給這妖物,他不甘願他和昌浩之間的淵源還得別人來告訴他。 但殊不知,早已被九尾偷偷解除了幻術的昌浩聽了會有多痛心! 「是啊…我們之間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呢…」 再一邊聽的一句不漏的昌浩,已經聽不下去了,一付毫不在意的出聲,嘴裏一邊是念念有詞的念著咒語準備結束這一切。 他只想趕快解決這只狐妖,他想回去躲在沒人的地方好好的難過。 難過紅蓮對他的不在乎、難過紅蓮失去了過去的一切記憶、忘記了他倆曾經的風風雨雨。 在一邊的九尾看見了昌浩內心深處的感情,那不可抹滅的卻又不可開誠公佈的… 就和剛開始愛上行成的她一樣。 面對昌浩和紅蓮的攻擊,一個是已經失去戰鬥意識的、一個則是心中有著無限的疑惑… 九尾只是一眛的防禦,她不想攻擊…因為他知道要是他們其中一方受了傷,就算他們之間不敢承認對互相的心情,也會自責的無法自拔的。 「騰蛇啊騰蛇!聽說晴名那傢伙給你起的名字是做紅蓮是吧?」肯定的問句。 「哼!我勸你九尾大人就別分心了,我和昌浩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紅蓮惱著自已的火舌怎麼攻都攻不過去,而昌浩的呪術又好像便的弱了…。 「紅蓮,盛開在地獄業火中的艷紅蓮花,有著蓮花般清新、耿直的性格…紅色,玫瑰一樣炙熱的愛情,你還不想面對內心深處的情感嗎?在這樣下去,一直在默默的愛著你、關懷著你的人是會像盛開的花一樣的逐漸凋零的,等到你終於願意承認你的情感的時候,他說不定已經放棄…追求其他幸福了!」 看著身邊不入的攻擊,一開始自已也很疑惑…但現在他懂了! 他有著比這兩個小夥子還要聖潔的感情,在自己承認對行成的愛的同時,他就獲得了尾獸一族中都沒有的力量。 他一眼關懷的看著,眼前一直盲目攻擊的兩人,一邊也慶幸著… 要是他倆早就明白互相的心情…自己肯定早就稱不了這麼久。 但他要讓他倆明白。 「哼!關心我?騰蛇是不會有人願意去…」 說到這裡,紅蓮發現自己說不下去了,關心? 好像一直以來都有…只是… 小怪!快過來,那裏這麼冷又沒人… 過來這裡吧!我們回家… 母親大人已經做好飯等著我們回去呢! 騰蛇,章子準備了一些點心給我們吃 一起過來吧~ 「紅蓮,我好想你…能夠想起來,這樣的話…我才可以…」說喜歡你,而不會讓你覺得討厭啊! 早在聽到九尾的話又知道他在說的是誰,昌浩早就停止了自已的攻擊。 看著還是如此把自已孤立的紅蓮,昌浩終於忍不住的抱住一邊的紅蓮,不知積了多久的淚…潰堤。 「騰蛇啊!真的沒有人關心你嗎?是你自已不願意去承認而已…這小傢伙,已經忍助他內心底下的感情很久很久了…」 已經恢復成艷麗新婦的九尾慢慢的走近紅蓮。 「唉…晴名才是真正遲鈍的傢伙吧,早就該發現紅蓮已經可以接受回憶過去了…這差事居然是讓我來…」 美艷的九尾輕抬自己的雙手 「說吧!你想知道過去的點滴…承認自己內心對這小傢伙的感情」 「告訴我…」我承認我早就被昌浩給吸引的離不開目光。 從自己第一次遇見昌浩起昌浩那幼小的微笑和被小昌耗用手掌牽握起的手指,那感覺和回憶就像昨天一樣的清晰… 三歲左右的昌浩剎點被眼紅昌浩能力的妖怪推入水中,而自已輕輕一勾救回他幼小生命的自己、五歲的昌浩越來越會撒嬌,常粘著自己不放,然後對自己的頭髮一陣荼毒… 晴名牽著昌浩四處散步的同時,自己則隱身躲在暗處默默的保護著,然後是被封印了見鬼能力的十二歲昌浩和自已的再一次見面… 異邦的妖怪、昌浩捨身也要讓自己逃脫,一直到…… “小怪,我把我的生命給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昌浩高舉雙手灌輸生命的經過歷歷在目…。 「怎樣?想起來了?你能夠了解為什麼當初晴名不願意讓你馬上接受過去的記憶了吧!?」 一邊的九尾看著一臉恍然大悟表情的紅蓮。 「你真的想起來了?紅蓮你…」 再看到紅蓮終於想起了過去的一點一滴,昌浩滿臉的驚喜全寫在臉上。 「昌浩你…」 在得知現今的自已能夠依然保持紅蓮這個樣子活到現在,全是因為當初昌浩的犧牲,紅蓮看著站在一邊滿臉感動的昌浩… 他舉起他的手…… 敲在昌浩的頭上。 「笨蛋!我死了就算了,你居然還…青龍那家伙一定磨好刀等著我回去給他砍了吧…」 難得的微笑蔓延。 紅蓮的拳投輕輕的落在昌浩的頭上,看著昌浩高興成這樣… 今晚回去,他可能會拖著自已聊天聊一個晚上了吧。 紅蓮心裡正盤算著要怎樣告訴昌浩自己的心意時,手裏扶著的昌浩滑落…。 「昌浩!昌浩!九尾你給說清楚,到底怎麼了?昌浩好好的怎麼會昏倒?」 看著突然昏厥在懷裏的昌浩,好不容易回想起所有記憶的紅蓮是既緊張又慌亂。 千萬不要出事啊! 我還沒告訴你我想說話的呢…。 「看你倆這麼高興,我也不好打擾…放心!這應該算是後遺症吧」 在一邊的九尾,探頭看了看躺在紅蓮懷裏的昌浩,冷靜的解說著。 「後遺症?施術者明明是你的…不會是你把後遺症轉移到他身上去了?!」 一緊張起來的紅蓮已經故不了要先謝謝九尾的幫助,也沒聽完九尾的解說…就怪起了九尾。 「唉…你這傢伙衝動的個性倒是千年不變啊!最開始的施術者是昌浩,是他自願奉獻他的生命,可是因為若菜的關係,他改變了大自然的定理,他又回到了他的身軀繼續活著,而你雖然失去了記憶…但終究還活在這世界上! 所以你的記憶變成了維持平衡的關鍵。 現在我把這個記憶還給你,當初昌浩的呪術少了一個東西當作獻祭品…所以,現在的他可能會昏迷上好一段時日吧」 九尾輕輕的整理了微亂的結婚會場,一會還得讓大家繼續…,一邊解釋給焦急的紅蓮聽。 「可他…沒有呼吸…」 「這是一定的,他得到冥府去過上一段日子,才會回來…而且,恐怕得留些東西在那裡當作回來的通行證…」 九尾看了看陷在自己幻術中動彈不得的行成,溫柔的笑著。 「你是指…」 稍微聽說過這件事的紅蓮有些不安的問著。 「啊!是的,恐怕是聲音、視力、聽力…或者對某人的記憶」 九尾為笑著走回屬於自己的新娘的座位上繼續坐好。 「回去吧!紅蓮!好好的照顧他,等他醒了…你會知道,他的選擇!」 語閉。 會場的一切全都回覆了正常,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唯一的差別就是,大家不會在因為著迷新娘子而失去的理智。 看著像個沒生命的軀體一樣的昌浩,晴名只是搖搖頭、笑了笑… 他說這一切都得看昌浩自已的造化,回不回得來都是命。 他知道的,他的孫子…有個劫,有救、也可以沒救。 他也知道他很喜歡紅蓮,從他剛出生時就知道,他的孫子將會有非凡的成就,但這之前… 會有個大災難,那是因為他愛上了不該愛的逞罰,他的繼承人不會結婚…是他的決定,所以要是他回得來,他也認了。 所以在他看見年幼的小孫子握住紅蓮的手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兩在也分不開了。 也所以,紅蓮要求想看見過去的記憶,他請紅蓮好好的確認自已對紅蓮的心意之後才要讓他知道…。 因為,他怕…要是紅蓮不能接受昌浩,恐怕昌浩這回是一點希望都沒有,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在黑暗中追尋著那丁點的光芒。 「…嗚…」褟褟米上,活像是具屍體一樣的人兒動了。 他的手指頭輕輕的掙了一下…隨即平靜。 在一旁沒日沒夜的守護著的紅蓮發現了他的反應,趕緊跑去叫了晴名。 他醒了!他確實看到了他的手…動了。 「晴名,昌浩動了!」 一瞬,紅蓮現身在晴名的房裡,房裏的各式神們都和晴名一樣正想著各種辦法來幫助昌浩回來,唯獨在紅蓮進來之後便馬上消失的不見中影的青龍。 「青龍啊…」見狀的晴名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紅蓮你說昌浩醒了?可我占出來的結果…」 沒有任何反應啊! 晴名看著紅蓮那不同於這整整半年來不同的表情…這…晴名也只好親自前去一趟。 但,一切在看到昌浩之後,剛掀起的希望好像風中的殘燭一樣,馬上就息了…昌浩還是依然的躺在褟褟米床上,一點生氣都沒有 「我真的…真的有看到,他的手動了一下,就是這隻手…食指和中指…」怎麼會這樣? 看著依然不變多少的昌浩,他好無力…好歹自己也是神族的後裔,竟然會這麼的無力…幫不上忙! 如果可以,他甚至願意將自己無限的壽命分給昌浩,他可以不要當神族,不要當式神。 永遠只為守護昌浩而生! 「紅蓮你太累了,你休息一下吧…這裏我讓六合幫你顧著…」 看著因為失落而越顯的哀戚的紅蓮,晴名是有萬般不捨,他好歹也曾跟著自己過了大半輩子,曾經是這麼的英氣風發的式神,現在居然憔悴的一點神之氣息也沒有! 「…我想,親眼看著昌浩清醒…」 紅蓮一臉疲憊的看著晴名…這分明就是在求他啊! 「…紅蓮你想讓昌浩早點清醒嗎?」 看著這樣堅毅的紅蓮,晴名實在也不想讓他在痛苦下去,早些讓昌浩回來…才是最好的方法。 「有辦法嗎?晴名?有辦法嗎?」 看著晴名的表情,他知道晴名一定有辦法,雖然這辦法可能會有些違反大自然的法則…。 「有!但你…願意失去擁有永恆生命這個條件嗎?」 晴名看著紅蓮,慎重的說著他的想法。 式神,會擁有一般人所無法擁有的永恆生命,除非刻意殺害或者式神之間的廝殺造成傷亡,不然他們是會保持這個模樣永遠的存在於世上。 但紅蓮要是選擇了放棄永恆的生命…等於是不再是式神了! 「昌浩要是不在了…我還要這可笑的不死之身做什麼?」 紅蓮堅定的看著晴名,原本看似渙散的眼神終於散發出了光芒,那是希望的光芒。 「既然你都有了這個覺悟…今天晚上,到我的房裡來吧!順便也把昌浩抱過來…你最好也休息一下,要是途中體力不支…可不妙!」 交代完,晴名滿臉的凝重離開。 進入夜晚的安倍家,今天特別的不安穩…源頭是大陰陽師安倍晴名的房間。 由紅蓮和昌浩為中間的陣勢周圍分別圍著晴名的其他十二位神將,分別依天干地支排列,陰陽八卦起陣。 每個神將們除了專心幫助晴名外… 看著陣央的紅蓮,雖說紅蓮一直以來,和他們的關係都不算好,可是最近這幾年來因為昌浩的關係,他們之間冰冷的關係有了改善,他們本來就了解騰蛇… 加上和樂的相處之後,他們更清楚的知道紅蓮的真性情。 得知紅蓮要拿自己的永恆生命來換昌浩,雖然早有預感…還是很讓人震驚,紅蓮和昌浩…感情一直以來真很好啊! 他們也以為他倆之間能夠就這樣一直下去,沒想到居然會又因為紅蓮的心智被控制… 弒主的慘狀沒發生,倒是昌浩先奉獻的自己的生命想救回紅蓮,讓他能夠再以紅蓮的身分活下去! 而不是有新的騰蛇來替換他。 「喝!」晴名的一陣大吼,代表著儀式的尾聲。 看著震央的紅蓮和昌浩…昌浩的呼吸回來了! 紅蓮看起來也沒事…只是,代表神的羽衣已經不見。 昌浩啊~昌浩,騰蛇這個位置果然不適合紅蓮,最後還是會有另外的騰蛇來代替。 晴名疲憊的看著他自己的成果,說不上高興…只有滿滿的無奈。 「紅蓮,現在的你…在也不能在繼續當我的式神了,我的孫子就拜託你好好的照顧了!」 看著雖然還昏迷著,但呼吸聲明顯的告訴大家,他回來了!晴名看著這個動不動就要拿自已生命去拼的孫子,希望之後的他能夠因為紅蓮的緣故好好的愛護自己。「我會的。」紅蓮站起身,點點頭。現在的他沒了壓抑力量的頭箍,也沒了無風飄蕩的羽衣…在他身上剩的,是平凡的布料。 看著紅蓮抱著昌浩走回房間休息後,晴名才有時間好好的處理接下來的事。 「你就是新的騰蛇吧?」看著默默隱身的暗處的新騰蛇,晴名微笑的看著祂。 「好漂亮的眼珠啊!像血珀一樣…你就叫血珀吧!」 血泊輕輕的頷首,表示同意之後又繼續回到他的崗位上。 「昌浩!光穿著單衣你想去哪裡?」 一手拿著和服外衣,一邊跑著追一早起來就往外走的昌浩。 「我很昏迷很久了,想去看看母親大人!」 恢復了生氣的昌浩笑著回眸,給了他的新保母加情人一個答覆。 「先把外衣穿上吧!那裏還有彰子在呢…」 紅蓮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昌浩的身後,手裡的外衣就這樣順勢披上的昌浩的肩。 他可不想昌浩在這種最誘人的時候去見人…。 「彰子?你是說籐原大人家的公主,彰子嗎?」 昌浩仰頭看著雖然不再是神將,卻依然比自己高出許多的紅蓮,眸中充滿著疑問。 即使紅蓮決定放棄神將的身分和永恆的生命來救回昌浩,但還是免不了要選擇失去一段記憶。 看樣子,昌浩在無意識中選擇失去的…就是這段了。 「嗯…」紅蓮回了個溫柔的微笑,點點頭。 「那我們去爺爺那邊好了,看看那個新的滕蛇…別打擾母親大人和公主的會談」 昌浩話還沒說完,改變個方向就走。 「唉啊~不用看了吧!歷代的滕蛇不都這樣紅頭髮紅眼睛的然後全身散發著熱死人的火…」 紅蓮有些在意的想阻止好奇心高的昌浩過去。 過去自我封閉的自己因為昌浩的不害怕和好奇心開啟的自己對他的情感,現在他好不容易真正的擁有他了。 他怕他的昌浩一過去,又開啟了另一個滕蛇的心防…像是看透紅蓮在想什麼的昌浩笑了笑奔過去,用力的抱住紅蓮 「只是看看而以嘛…你們也可以敘敘舊…」 昌浩撒嬌的抱住紅蓮,在他的胸膛上輕蹭、低語。 唉…妥協了的紅蓮跟在昌浩的身後,默默的嘆息…他真的太寵他了嗎? 看來今晚一定要好好的管教管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